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三

一期腹黑上线,婶婶惨遭一期算计

       我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 您好,请问你家楼房需要装修吗”对方因为笑的厉害,声音有点抖着说着敬语

     “ 请说人话。”我坐着茶几旁,吃着光忠端来的甜点:“光忠,这甜点怎么味怪怪的.......样子好像哪里看过。”

       然后以十分端正的语气朝电话另一头的好友斩钉截铁说道:“我好忙的。”

       对方安静了,

      “喂?”

      “么西么西?”

      “雷猴啊?”

      我似乎听到对方吸了口气

      在我打算各国语言开头曲来个遍时,对方吼了句,硬是把我含在嘴里快说出来的‘HOLL’给压回肺里:“雷猴泥煤,世界上有被雷劈的猴吗?只有被雷劈的白痴!你个白痴!”

      我:“我要造雷劈了?”

      对方吸了口气,冷声:“有事啊,之前跟你说的事啊,我之所以打电话就是提醒你要来啊,你不来我有得受了。”

      她这么一讲我倒是想起,现世里我这个打电话的奈萘里的工作有一个装饰建筑的展会,她初来乍到,人脉不在周围,只得找个熟人帮忙充当客户去瞎逛。

      正当我要嘚瑟下时,对方冷声道:“你要是不来,我就把我脚下37码的鞋,pia的一声甩到你那42码白玉小脸上。”

      我“......42码算小吗,你说话不用脑子呢?”

    “你那75以下像是被原子弹坑过的的胸,算大还是算小呢?”对方纯真的问道

       我果断挂断电话,表示

     “去死。”

      坐在茶几旁喝茶吃点心的老人组异常安静,鹤球难得喝一次茶,毫无征兆的把茶喷到了我的脸上。

      真Tama的惊喜,鹤丸用实际付出让我骨子里感受到惊讶。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体验

      一旁笑的半死的清光爬在地上捶着拳:“鹤丸桑、你在干什么。”

      和泉守笑得揶揄,一脸‘真可怜’三字写在脸上

       我抹了下脸,表示:“是贫胸,不是平胸,两者有着深刻的区别。”

      “哈哈哈哈,被坑过,艾玛,堀川我、扶我,笑的不行了。”

      鹤丸把毛巾盖到我头上便转身走了

      我顿了顿,假装无意且不失自然的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回头就着头上的毛巾擦脸

      有些人,天生多多少少都会各种欠,眼前的和泉守属于那种,欠揍。

      待全场冷静下来后,我揉揉手:“明天我要去趟现世,你们谁有那闲情要一起去的。”

      堀川表示:“我无所谓,兼桑要去我就去。”说罢转头安慰和泉守

      清光很兴奋:“我要去,等下我去转告乱他们”

      一期把茶具收拾了起来:“我刚刚看到这个月行程安排,除了乱,其他弟弟们明天是要夜战的,虽说白天可以陪主殿逛玩现世,但要是晚上了,是很容易疲劳的,更不用说战斗了。”

      然后笑的一脸温和:“在座各位除了堀川殿与和泉守殿外,明日都有远征或是别的安排,所以陪伴主殿去现世的将会是三个人。”

      “等等!”清光举了手:“为什么是三个人,一期你明日不是要领着地二部队去远征吗!”

      “清光殿在说什么呢,因为不放心主殿一个小女孩的去现世,我便擅自主张把明日没有安排的青江殿交换了行程。”

      我抖了抖手:“马萨嘎!?”

      “是的”一期笑的十分温和有礼:“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主殿与青江殿一时兴起去逛OX等败俗之地带坏众人污染风气,才不得已这么做。”

      “那你是什么时候。”

      “就在主殿您说要去现世的时候。”

      我一口气吐了出来,软软的脸贴到茶几上:“你狠。”

      三日月呷了口茶,云淡风轻道:“不愧是近侍呢,这么详细。”

      “哈哈哈,过奖了,就如长谷部殿所说,为了主殿,为了这个本丸,无如如何也要在所不惜,身为近侍,这是职责所在。”一期柔声而又礼貌的给我来了个会心一击

      其意为:死心吧。

      我软趴趴一动不动,清泪挂两行:“一期,你狠。”

     优雅俊美青年,笑的得体,爽朗的字字坚定:“多谢夸奖,这是应该的。”

      和泉守笑的嘚瑟,其意为:

      活该

      我眯了眯眼,对他表示:

      欠揍

      待我起身回房,堀川看着和泉守头上叠起来的包。十分心疼

      和泉守抱着头蹲在角落里,抖抖身子

      三日月爷爷和蔼的给和泉守倒了杯茶,以示安慰

      本来鹤丸明日也是无事的,但最近似乎终于良心发现,十分勤快的跟着爷爷去马当番了

      我甚是欣慰

      但我似乎忘了鲶尾也是马当番

      到了现世,什么当番,什么公文,统统滚边去。

      到了地点,远一望去一抹嫣然,天生丽质,说的就是奈萘里

      见到我后,奈萘里十分激动的梨花带雨的奔过来,张开双臂

      我也笑着走过去

      只见她扑倒乱面前,双臂一抱:“真是可爱的女孩子!”说罢忽略掉一期抽筋的笑容,转头看向我:“你干嘛呢,我在这边。”

      我尴尬的伸伸双臂:“伸懒腰。”

      在我向她一一介绍我本丸的各位是我大舅子的远房亲戚瞎扯谈后

      我再三强调:“乱是一期的弟弟。”

      乱:“嗯,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孩子!”

      奈萘里果断表示:“我不信,宝宝要全身检查!”

      一期十分温和:“奈萘里小姐真是会开玩笑呢。”

      奈萘里怂的收回了爪,干咳一声,便一本正经的带着我们进了展会做了登记

      一边逛一边十分敬业的介绍产品

      在闲下来的时间里,奈萘里一把拉我到角落,对着刀剑美男进行评价

      “水绿头发的,绅士,俊美,结婚不二人选。”

      “我”

      “长头发,休闲装的那个,帅气,远看S,实际上有受的潜质,可在床上好好发展。”

      “不是、”

      “元气短发那个,你简直老牛吃嫩草,虽然比你要小点,远看M,实际是攻,你要是新鲜,这个也可以。”

      “你听我、”

      “接下来那个,你要是糟蹋,简直是人神共愤,糟蹋祖国未来的花朵,堪比老牛吃嫩草还吃嫩草!”

      “尼玛!不是你想那样!劳资我要有那心何必单身至今。”我差点跳起来把我脚下37码的凉鞋pia的一声甩到对方42码的绝伦小脸上

      “啧,借口”

      我气得开始脱鞋打算砸她脸上

      “诺,给你。”奈萘里把一封口封的严实的文件给了我:“公司里的一个大客户叫我转托给你,说是有空想见你。”

      我十分半信半疑的接过来:“你该不会是把我卖了吧。”

      “说什么傻话呢,我像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出卖朋友的人吗!”奈萘里睁着漂亮的桃花眼怒瞪着,在我一直盯着她的情况下,她忽而画风连带着整体气质峰回路一转,叹口气,故作无奈:“...只是这位大客户的家族是公司的东家。”

      我:“......”

      啧,

      你还是告诉我,你把我无耻的出卖了。

      人被别人捅一刀,尚且还说:“你是?”

      是个疑问句

      人被亲近之人捅一刀,尚且悲痛欲绝:“是你!”

      是个简直不敢相信的感叹句

      而我这种

     “你过来,我给你脑袋加个buff!”

      直接表情包上阵

      “啧,安心吧,也就过几天带你去她家参加个茶会,品下茶就回来。”奈萘里问道:“话说你这什么工作,搞得神神秘秘,最近都有各种各样的人向我这打听你。”

      “打听我的人,你就说不认识”我马虎了过去

      这么一聊天,便发现众人不见踪影,于是余下时间里,便和奈萘里一边闲聊一边找人。

      首先找到的是乱

      因其身穿我给买的连衣裙,又长的可爱,备受猥琐变态等人士青睐

      待我和奈萘里要过去暴打一顿时,乱二话不说,将变态人士一拳打飞

      奈萘里脱下来准备砸过去的高跟鞋默默的穿回了脚上

      乱回头看见我,笑的灿烂:“主、花花姐,我刚刚打跑一个坏蛋哦!我厉不厉害!”

      我跑过去,牵起乱的小手:“干得漂亮!”

 

      其次找到的是堀川

      因为元气阳光的小脸,被几个御姐熟女包围

      其各种肌肤暧昧调侃

       堀川红着脸,尽力镇定:“对不起,我要去找兼桑了!兼桑在等我呢!”

      说罢,便朝我这奔了过来:“主殿!兼桑呢?兼桑不能没有我啊!”

      我按住他肩膀,表示淡定:“弟弟你要叫我花花姐姐啊,兼叔叔咱会找到的,知道你们如胶似漆彼此离不开对方,不要急。”

      我似乎看到了来自众多美女五味杂陈的一脸‘可惜’的惋惜表情

      随后经过众多展览,终于在一古日式房间装饰展览上找到了一期

      似乎在和该项目的介绍人谈着建筑风格谈的不亦乐乎

      因其优雅的谈吐,俊美的外表,遭受围攻与青睐

      甚至当场讨要各种联系方式

      看来是作为结婚不二人选来倒追了

      “啧,命犯桃花的男人。”一旁的奈萘里牵起乱走了过去,凭借其高超的演技,奈萘里二话不说牵起一期的手就走,十分嗲里嗲气,其意为:“讨厌,一期哥让人家好找。”

      我似乎看到乱抖了抖,一期似乎看不清表情啊

      艾玛,我这地下掉起一地的起皮疙瘩

 

      最后找到的,是和泉守

      因为长得帅气,有型有范,天生的爱抖露量身而创

      被星探递给联系方式

      其表示:“我的fan还真多,果然被我迷倒的人不计其数啊。”

      我表示:“兼叔叔,你的俊脸去哪了。”

 

      人找齐后,奈萘里十分豪爽表示活动结束,难得有时间,不如带我们四处浪起。

      我与乱十分开心:“好啊,来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惨遭一期赏了个栗子敲在头上

评论(8)
热度(49)

© 嗷!大狗更文被禁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