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二

刀剑日常 这份思念与你是异常的执着啊

       批阅公文批用了小半天,颇为烦心的捏捏眉心

       一旁的物吉端来了清凉茶点,虽说快要步入炎夏,但凡入夏,我往往都会万分烦躁

       “主公,吃点茶点消消烦吧。”物吉十分嘴甜:“或者有什么烦心事跟我说下也可以啊,笑一下嘛”

        随后把茶点端放在书桌旁,面带万分元气满满的笑容,伸出双手轻轻捏着我的嘴角提了提:“笑容是第一重要的!”

       我不由得小心肝动了下

       如此粉雕玉琢的小脸

       如此奶人元气的话语

       啧!天使啊!!

       我看着眼前的小白脸,便想起了龟甲那斯文外表下鬼畜的癖好,不由的内心莫名重伤

       有人云:“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又有人接着云:“再做比较,得了,天道好轮回,迟早你会后悔当初的作死,鱼唇的人类。”

       此乃.......

       抱歉,让我思考会,我实在想不到你们会是同一刀派(除了刀装-_-)

       “主公,你这是怎么了,一脸的难受”物吉不由的凑近了些:“生病了吗?”

       我镇定的拉回情绪,端起放在书桌上沏好的茶,呷了两口:“没事。”然后抬手摸摸物吉的小白脸:“辛苦了物吉。”

       物吉是个助人为乐的好少年

       待我撤手后,物吉便抬手摸了摸脸上被我碰过的地方,笑的天真而又诚挚:“哎嘿嘿,有帮到主公的忙呢~”

       真是个好少年!飘花~

       工作也做完了大半

       没多久物吉就被我打发出去玩了。

       物吉走后,也没人上来打搅我,剩余时间我基本上手拿游戏操纵移,打游戏打的不亦乐乎,但游戏的虚拟世界里也不让我好过

       一名叫做‘川哭喘’的游戏玩家一直逮着我不放,连续移形换影放大招,四杀五杀通通上。

       wtf?!!(#‵′)凸

       在屏幕失色表示我挂了后,左下方语言栏表示

       “叫你‘哈哈哈’!”

       劳资的名字碍到你了!?

       哦,是碍到你了。

       换个

      劳资起的名字,吃你家大米了吗?没有!

      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其名字无不透露着平易近人的霸气和洒脱的名字!

       你竟然下的去手!?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介于双方并不认识,出自于礼貌

      我回问道:“要不你看‘帕帕帕’咋样?”

      川哭喘:“......”

 

    ‘哈哈哈’被‘川哭喘’释放奥义连秒两次

    ‘川哭喘’连续秒‘哈哈哈’两次,凑齐七连杀。

 

      我果断在哈哈哈后面加上了帕帕帕

      在游戏界面里的一草丛里蹲好

      见目标一来,连忙放话

     “看我的名字,你个煞笔。”

     随后,趁其楞下的功夫,用了整整一条蓝的量释放了奥义无双,拿下对方人头,转身潇洒的撒腿就跑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大仇得报的快感就是爽!

       随后便换个安静的场景区域,正当我打怪升级打的起劲之时,熟悉的红衣近战‘川哭喘’出现在附近

      哦不,

      应该是我出现在她的附近,她似乎被我秒之后比我先快一步来到这。

      见她慢慢缓步过来

      我愣了愣:I,I'm......我做了啥?_?。

      川哭喘:“这里是安全区,你以为我会秒你吗?”

      忘了现在区域为绿色,呵呵,我的错。

      川哭喘:“难得被人秒,还被一等级比我低个二十级的加红不强加蓝跟没加一样的暗器使给秒了。”

      我:I,I'm......你想说啥?_?

      川哭喘:“真是,什么情场失意,职场得意,都P话”

      哎呦呵,情场失意的女孩纸喽~

      我觉得有必要安慰下她,想了想:“姐儿们失恋了?”

      此话一出,对方呆在原地良久

      正当我要退出游戏时,对方添加我为好友,并且通过私聊电话对我进行风一般的倾诉

      对方疑似是个声音比较中性的女孩纸,其哭得梨花带雨说着自己艰辛的暗恋

      因为没有注意音响开得太大,导致其要死要活的哭声引来了众多刀剑的担心飞快的夺门而入

      他们以为是我哭得像死了样的难听

      随后也不知咋的,原由我一人安慰变成了众刀剑与其谈心人生哲理

      笑面表示:“你可以和他一起看书~来增进彼此之间的交流~”

      我默默咦了一声,在对面妹纸还没醒悟这句话的时候,我碍于大伙的面子,飞快打字给了她中肯的建议:“你直接摁墙壁咚样样来个强吻,再直接就霸王硬上弓”随后在大家耐心逐字看去时,闪电的撤回消息

      系统提示;【‘哈哈哈帕帕帕’撤回一条消息】

      对方似是喝水时收到我这句话呛到了:“我、!”

      厚嘟哝道:“主公都写了些什么啊,没看清楚。”

      和泉守也咕哝道:“堀川你看清写了什么吗?”

      堀川十分贤惠:“没有呢,兼桑。”

       那妹纸不知怎的,喃喃着:“堀川......”随后好不容易劝住的情绪似是哪里撕开了道口子,越来越大,哭哭啼啼的略含糊不清:“你也是审神者吗?你家、堀川、是不是对和泉守很贤惠、呜、堀川啊!”

      我“嗯”了一声,看了看堀川与和泉守,想了想:“这不是废话吗?”

      一声“呜哇”震的我晕头转向,我觉得我得挂了通话,但出于礼貌,我问她:“我可以挂了吗?”

      对方似是冷静了下来,吸了吸鼻子:“等下”疑似整理了一下:“我可以听听堀川的声音吗?”

      我可以说不可以吗?

      和泉守握紧了我放在地毯上的尖叫的公鸡:“哈?”

       其公鸡尖叫无不刺耳

      我:“放下那只鸡。-_-”

      堀川震惊的微微脸红:“唉?!我、我吗?”

      我十分郑重的与堀川换了座位:“如此大任,就交给你了。”

      我琢磨着要不要视频下来了却对方心愿时,对方止住了我,表示:“不想看到和泉守。”

      身后的玩具公鸡被折磨的尖叫连连

     和泉守极其不悦:“哈?你说啥!?”

     我散退掉其他有事要做的刀剑后,看了看被和泉守蹂躏的公鸡:“它是何其的无辜,你也下得了手。”

      堀川与对方皆为安静,最终对方妹纸,略哑着音:“我知道堀川的心里是‘兼桑最棒’,把我顶多当做家人般看待,我知道你是很温柔的”对方泪点偏低,没过一会含含糊糊的讲了一大段:“你可能是因为和泉守在着,所以就耐着性子,我也知道我很傻傻的对着你痴心妄想,可是我很想对你说的那几个字,却再也没有机会对你说”

      我听到这皱了皱眉,其他刀剑也察觉到此话的含义,气氛也安静了下来

      对方妹纸好像冷静了良久,忽的一声轻笑:“本来想现在对你说的那几个字,我还是说不出口......你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人”语调十分柔和:“堀川,还能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呢!”随后有点自我嘲笑:“虽然不是我的”

      在其快挂通话后,堀川忙着向前移了下身子:“那个!”

      对方没挂,但我觉得她是很忐忑的等待着什么,只不过在我看来,这份思念似乎有点执着过头

      堀川想了良久,略微结巴且犹豫但十分简肯道:“不管怎样,请您保重。”

      泉守捏爆了玩具公鸡:“纳尼!?”

      行了,和泉守一个月马当番你领了。

      青江撇了眼落在地上的玩具尸骸,笑道:“被蹂躏致死了呢~”

      一旁的清光因为这一声响,没有涂好指甲油:“真是的,都怪你,指甲没涂好,知不知道这样不可爱了。”随后清光臭着张脸与同为臭着张脸的和泉守怼上了

      通话的妹纸,破涕而笑:“嗯,谢谢”随后想了想:“你也是,再见了”

      我感觉最后三个字她是费很大的自我决心与毅力云淡风轻的说出来

      三日月喝着茶总结道:“甚好甚好。”

     在这略微悲凉的气氛,我算是对这种思念有了全新的认识

     但被长谷部打断

     长谷部忽的抬头看到了退回的游戏界面,咬牙切齿道:“主公,你能给我解释下吗?”

      我一脸惶恐:I,I'm......我干啥来着?

评论(1)
热度(43)

© 嗷!大狗更文被禁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