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一

刀剑与婶婶的日常 腰疼罪过,爷爷耍流氓。

      偷偷瞄了眼在旁边坐姿端正的一期以及神情无比神圣严肃的长谷部。

        哦豁

      今个的工作气氛略压抑了点哈。

      我默默回头,继续端坐好坐姿,无比惆怅的赶着公文,之前曾被歌仙批过我的坐姿,其和歌为;

      “我主公,纨质天成,其......”

       其......

       其......!?

      接着歌仙不知为何便愣笔不顾,深陷思想斗争,抬首长叹风雅,道

      “不搭调啊,不搭调。”

      歌仙,其实我很想对你说

      您的蝴蝶结是否和风雅之事搭调过?

      在下觉得,此蝴蝶结,甚是可爱。

      正当我腰酸背痛快散架时,前田小天使告知一期:“一期哥,该休息吃饭了。”

      我才得以暂时解放一会

      虽说还没到五月,但天气忽的燥热忽的下雨

      再加上沉重的压力,心情甚是烦躁

      便起身去洗把脸

      弯腰正欲清洗,腰背突然的钻心直达经络的痛觉让我不浪费水资源彻底清醒。

      我痛的单手扶腰低呼一声

      真TM的痛

      我颤巍巍的扶着腰慢吞吞的走在去饭厅的路上

      对面迎来刚手合畅快淋漓的三日月和同田贯正国

      只见三日月十分坦然的扶着腰,笑道:“小姑娘这是怎么了?莫非和爷爷我一样”

      俊美的身着蓝色狩衣的神仙妃子扶着腰舒活了下筋骨:“腰闪了?”

      我:“嗯,痛死了。”

      神仙爷爷:“是吗?那让爷爷看下有多严重吧。”

      说罢欲上前来查个究竟

      我想了想

      三日月这是不是在

      耍流氓?!

      我退后一步,笑道:“不用爷爷麻烦,这算不得伤的。”

      一旁的同田贯正国提议道:“那也算了,你也真是,可得多运动运动啊。”随后想了想,似是想到了什么:“哦!正好我还有其他的哑铃可以给你用。”

      “啊呀!吃饭了呢,我先去喽!”我急忙岔开话题,扶着腰,飞也似的溜开。

      隐约听见同田贯正国不经意:“可惜了生的好看,平平坦坦的像柳树似的不禁打,要知道战场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啊。”

      “善哉善哉。”

     然而这句话我似乎听出点什么味道,并且下意识的看向平坦的草原

      顿时,数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雪特!

      就你特么的胸肌比的过我这草原!!

 

 

      “花花哟~”次郎美人端着酒杯凑了过来,自此上次发小十分亲昵的喊我花花后,本丸作死的刀剑便数不胜数的喊我花花:“什么时候去再去一次别的景点呢,人家可是很想再看看外面呢!”

      我吃饭菜的动作顿了下,想了想:“不知道,不过你这么说应该是想好打算去哪吧?”

      “正解!”一旁的乱跳了出来,举这个各地旅游景点的杂志:“普罗旺斯!呐!主公,你看多好看啊!听说薰衣草很香呢!”

      我夹了片丁鱼沙片:“你衣服用的洗衣液不就是薰衣草味的。”

      “那不一样啊!要的是身临其境!身临其境啊,主公!”

      “啊~想象一下,那种情景该是多么风雅。”

       我又夹了片丁鱼沙片,淡淡道:“歌仙,你还是把写给我的和歌给写完再说吧。”

       歌仙陷入思想斗争中

       博多飞快的打着小算盘,嘴里一直嘀咕

       前田乖巧的想了想:“听说薰衣草有助于睡眠呢,我想可以做成熏香或者香袋、送给主公呢。”

      我见状:“容我好好想想吧,听前田这么说,待我想好博多你在念经、念帐也不迟。”

      次郎美人豪爽的挥挥大手朝我背上拍来:“好样的!”

      我呜呼一声:“要!”

       要死嗷!

       看着全员看向我这边,便硬生生把“要死”二字硬逼回去,弱弱道:“腰有点不舒服,呵呵。”

      药研推推眼镜,神情淡漠:“大将这是缺少锻炼啊,那么长时间坐着不腰疼才怪。”

      一提坐着,就想到一期和长谷部。

      我心里十分憋屈,刚动作着想弯腰像焉了花似得趴桌上时,忘了腰疼的罪

      痛的我直接扶腰,抖着身子,另一只手像是在表达十分痛苦似的握紧,虚弱气脱的垂在桌上

      全场异常安静,人人额上都十分汗颜

      药研在一旁用完饭菜的闲余时间里,在看医术,翻了页书篇,推了推眼镜,垂眸:“刚想说小心腰。”

      我要弯腰也不是,趴着也不是,只得好好端正坐着

      莺丸和三日月推门瞧见我这难得端坐的姿态,微微睁大祥和的绿眸和好看的月眸,明知故问:“小姑娘这是有什么事要宣布吗?”

      我生无可恋的宣布

      “腰疼。”

      莺丸此时已和三日月进屋挨着桌椅坐下,平静的绿色带着点微笑的涟漪:“原来如此。”便悠然悠然的品了口茶

      “嘛嘛,年轻人小打小伤很快会好的,小姑娘无须介怀,笑一个才是最重要的”三日月放下茶杯,随后瞧着桌上良久:“嗯......”

      安静的饭厅里,我听到了三日月在思考:“嗯......”

      “哦!没有茶团子呢。”

      你最在乎的是茶团子吧?

      “小姑娘厨艺怎么样?”三日月眯着双月眸看向我:“来本丸有段时日,未见得小姑娘的厨艺呢,不过听说上次来过本丸的小姑娘,厨艺那是相当了得。”

      嗯,发小,厨艺惊得炸房

      不过没见过那惨烈场面的,自然是直接当她厨技高超,全然美化了

      说实话

      在下至今

      “我厨艺也就蛋包饭拿得出手。”我极力扯着话题过去

      “那茶团子该是会的吧?”那双好看的新月实在狡猾

       我刹那间,想出了十几套回答方案

       要说会吧,这老爷爷可能借机叫我做,也不是不会,就是太麻烦,而且味道也不怎样

       要是不会吧......这活了上千年的刀,照样有办法下套路让我上钩去做

      “会是会,不过都做得很一般。”

       此话一出

      全体成员表示,想尝尝我的手艺,便不等我开饭吃,直接让光忠把厨房让给我,光忠十分欣然同意

      我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颤巍巍道:“我做的很一般的。”

      全员吃着饭菜,抬头表示:“没关系,没关系。”

      一脸‘看好你呦,不要让我失望哦’看着我

      -_-#希望我的本丸刀剑能顾虑我的感受

      特别是现在

      你们的表情一点也不掩饰下,这样不帅哦。

         “我、我还没用完餐,让我吃、!”

        三日月十分祥和道:“没关系,没关系,小姑娘就放心的交给我们解决吧。”
       
       交你苍天的解决!

      之前我因为一期和长谷部而十分憋屈

      但现在

      我记恨上了三日月

      去泥煤的要吃茶团子,饭后的甜点还不够你吃?

      不就是TM不让我吃饭嘛?

      我突然想在茶团子里放泻药

      但随后想想其上千年古刀的战斗力

      最后我理智决定

      不吃就不吃

      劳资不怕

 

 

      因为下定决心不吃饭,所以当下十分有闲情的慢慢做茶点

      以至于大伙快吃好了,我丫的就是在厨房里不出来

      在三日月双手捧茶坐在廊里赏鸟良久后

      我郑重的把做好的茶点端到了桌几上,如负释重的带着因做好的轻松:“我怕不够,就多做了我家乡的茶点。”然后十分严肃的再三重复

      “难吃也得吃。”

      “不会的,不会难吃的”小天使们摇摇头,并且十分开心:“主公亲手做的东西,我们都很喜欢。”

      好吧,刚刚看到他们无法形容的表情原是我看错了。

      因为做的茶点形状比较好看,欢喜的使众短刀处于飘花状态

     但,他们一口吃下,莫名的没花飘了

      奇怪。

      我十分欣慰

      去他的三日月

      去他的茶团子

      劳资我只要小天使

      “哦呀,这是唐国的茶点呢。”老年组阅历丰富,看了几眼就看出来了,但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哦呀,爷爷我吃饱了呢,果然是老了呢。哈哈哈。”
   
       随后我就被长谷部拎回书房整理文件,再过会回到厨房 便看到三日月吃饱喝足,头上疑似是呆毛的毛发,满意的抖动着,十分天然

      (#‵′)但这神情,同样也十分欠揍

       旁边光闪闪的盘子闪烁着诡异的反光

      一提起唐国,众小天使纷纷询问

      乱问我:“呐呐~主公,唐国的衣服有比和服还漂亮吗?”

      我想起了好看但比较难穿的襦裙,特别是齐胸襦裙

      那是我心上的一块疤。

      古中国的汉服种类繁多,唐代的衣服最具仙气,汉代的最具淑女典范,其它的在我眼里有的俏皮可爱,有的大气大方得体

      但日本的和服,我理解的少之又少

      在我看来,和服最美的莫过于华丽的十二单,静而躁。

      我答道:“各有秋色,主要是看穿的人气质,才看得出衣服的好坏和实用性。”

      然后扯开换话题,话说五虎退来过唐国

      这是个增进小短刀感情的好机会,我便和善的与他们一边喝着果汁一边聊天增进感情

      看着众刀剑飘得满天的花花

      我十分开心

      但总觉得,以往这个时候总会有什么事会出现或者发生。

      想来近日繁忙,忘了吧。

       “今天似乎没看到鹤丸呢。”

评论(3)
热度(65)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