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

主线九 骨喰破天荒的总算不计前嫌?!鹤丸十分贴心的与婶婶额贴额,一期接住婶婶并公主抱。

          最近有一事,在下十分为难。

          次郎太刀看着快落掉到满地的樱花,十分惋惜,并且和陆奥守一起十分郑重表示

         “难得作为刀剑男子出现在人世,而且外面的樱花谢的满地,再不出去赏春,实在太可惜了!你说是不是呢主公!?”

         我啃着黄豆大福饼的动作愣了愣,想了想把最后一口直接吞下。

         我不是很明白,赏春你自个去赏就是,主公我不拦你,这是你的自由

         于是我十分善解人意

         “赏春?好啊,那你们去自个院里喝个小酒也可以赏啊,多简洁明了。”

         希望是我近视的祸,我似乎看到了有那么一瞬间,次郎和陆奥守的脸黑了下来。

         其后

         又是在我啃黄豆大福饼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外的付丧神忽的推开了门,只不过这次的场景是在众人围在一起吃饭后甜点。

         “咔咔咔,咆哮吧!小僧的肌肉”

         我默默的接过今剑递过来的茶水,默默的一饮而下。

         在下有一句妈卖批憋在心里已久,可否让我说出呢?

         我这么看着山伏国广时

         山伏国广咔咔咔表示:“咔咔咔,难得的春色我想带着大家出去爬爬山,嘛~就当做修行吧。”

         我默默吐槽道:“对于山伏国广你来说,每时每刻都在修行好不。”

         山伏国广依旧咔咔咔:“嘛~主公不要这么闷着,多出去走走转换一下修行未免不是件好事,你说对不对,今剑阁下。”

         在他问今剑表示看法时,我聪明的脑袋表示

         此人,有备而来!

         今剑虽然调皮活泼,但也十分伶俐乖巧讨人喜欢

        “可是主公......”

        “啊~想象一下在一望无际的柔软草地上欣赏着众色各异的花花草草,真是风雅呢!”一旁的歌仙激动的差点吟诵出最近写的和歌。

         我表示

         歌仙,淡定。

         一旁的鲶尾翘起了呆毛,两眼放光:“喔!是不是还可以放风筝啊!那我也要去赏春。”

         鲶尾啊,人家风雅人士出去赏春是优雅的去和歌。

         你那是踏春。

         今剑十分可怜巴巴的抬眸看我:“不可以吗?主公。”

         内心深处直接报警,马上就要被正太美色攻陷!

        我偏过头:“也不是不可以,容我想想。”

        今剑小天使直接扑了过来,声音稚嫩纯粹

        “主公同意了呢!啊!我要赶快去买风筝呢!”

         一边的大和守他们下结论:“主公拒绝不了今剑他们的请求呢。”

         清光略羡慕的叹口气:“真好呢~”

         我揉了揉今剑脑袋,略带敷衍:“我和你们一起去买踏春要用的东西吧。”

         于是在众人兴师动众的来到万屋购买好必要物品后,

        我左牵今剑,右被鲶尾拉着,鲶尾旁边是与之形影不离的骨喰,前方走着一期和烛台切光忠在似是家庭主妇般的讨论主持本丸的各自杂事,后边跟着众小天使蹦蹦跳跳的嚷着买了些什么

         大家似乎很默契的慢慢走回本丸,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要走在我略前面一点,各自手上都捧着东西,加州似乎是很开心

         在万屋的时候他问我

       “啊~主公啊,红的和深红的到底哪种好?”

        有区别吗?(黑人问号)

         我因为被一期在万屋另一头喊着帮忙看着栗田口正太们,便随心敷衍:“干脆都买了吧。”

         以至于,加州一路上十分开心的与大和守说个不停。

         这里与现世灯红酒绿的喧嚣街道不同,夜晚的街道十分安静,没有冷冬的肃杀,时不时会有路边蛙鸣的叫声,我讨厌蛙,但我现下并不讨厌它们的叫声,觉得莫名的轻松,再配上各种美男正太,无不是一副行走的诗画。

           踏春就不用了,我天天欣赏各色美男就此生无憾功德圆满了。

         路边没有照明灯,只有古老的挂在桐木柱子上的竹纸灯笼,柔和朦胧的光下,勉强看得清路。

         一期回头提醒道:“大家可要手拉手紧紧牵牢主公哦,可不要走丢了。”

        于是导致众小天使扯着我衣角不放

         我总算知道,什么叫做

         痛并快乐着。

        “啊!主公你笑了呢!”一旁的大和守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新奇的凑近看着我

        “有吗?我可是天天都笑着的啊。”

        “这个不一样啊,现在主公笑的很好看啊,而且因为主公你每天都那么笑着,和泉守都说觉得傻......唔!痛啊!清光。”

        “真是,主公可是女孩子,不要凑那么近啊,再说你把和泉守的话说出来,主公会开心吗?”

         我一旁十分和蔼表示:“不会哦。”

         呵呵,加州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和泉守说的什么话,你不用说,我也不开心。

         等着回去就安排和泉守干一个月当番!

         因为气氛活跃了起来,一路上也是有说有笑

         后边的乱问

       “主公在现世里有和别的人一起买东西吗?比如男朋友啊之类的”

         气氛从难得活跃降至结冰点,全场刀剑无不是闭着嘴竖着耳朵期待且略带紧张的等着我回答

         我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幸好被鲶尾和骨喰及时扶着,不至于难堪

         但现下我的脸上情形足矣用煮熟的虾子来表示

         一旁的光忠打趣道:“主公果然像三日月阁下和鹤先生所说一样容易脸红呢。”

         骨喰破天荒的抬起玉雕般的手摸摸我的脸:“嗯,像红茶花一样漂亮的红色。”

         我虽然很想知道三日月以及鹤丸私底下是怎么评价我的,而且因为想知道,导致刚才听到的时候,心情像窒息般的难受,但是碍于面子,便反驳道:“哪有,没脸红,这么黑可能看错了。”

         我牵着的今剑也天真的扯扯我的衣角,抬头看着我:“主公,以我这种角度也看出来是脸红了呢。”

         在众人的忍笑神情下,我才知道脸上的热度是真的脸红,便也破罐子破摔:“好吧,我脸红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着众人笑出声的模样,我十分不解略带憋屈和气氛:“脸红了有什么好笑的。”

         今剑牵着我的手蹦跶着:“因为主公这个时候很美啊。”

         这句话我爱听,今剑你小子,劳资果然没有白疼你。

         我只好抬手背贴在脸上:“好好好,我知道了啦,快点回去了。”

        “是是是,主公真像闹别扭的小女孩呢~”一旁的清光头枕着胳膊,伸着懒腰看向前方

         “哪有啊。”

         “现在啊。”

          “......”

         全程下来,就我一人红着脸回到本丸,其它人算是打趣我完后,心情十分愉悦的各回寝屋准备几天后的踏春之旅。

         鹤丸见我脸红久久没消,便拉着我蹬着梯子爬到屋顶上去吹吹风

         原本以为多多少少会有些人在上面的,现在竟然连把酒邀明月的歌仙也不在,气氛略微妙

         我与鹤丸坐在屋顶上,看似近却不近的距离让人暧昧。

         我屈膝抬手撑着脸,既然他没说话的意思,那我也懒得说,便与他一直坐着吹风等脸上红色褪去,时不时的偷偷瞄几眼过去,再回头,再瞄,乐此不疲。

        夜里的风微微吹起额前耳后的软发,洒脱的侧颜充斥着说不出的好看,若他真是幅画,我应该会十分安心的看着,欣赏着。

        但他活生生的就在我身边,会蹦会跳。

         不知怎的,自个被吹的都有点瑟瑟发抖了,但脸上的潮红就是一丝毫也没褪去

        “奇怪啊”鹤丸稍微挪了过来,伸手贴在我脸上,潮热的红与玉琢的凉白显得强烈对比:“主公该不会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吧。”

         我想了想:“没有啊,吃的都跟你们一样的。”

        “哦厚~那还真是令鹤不解呢。”说着便起身蹲到我面前:“有点冷了吧?”

          精致的容颜愈来愈近,额头紧贴着我的额头,温热的气息靠近,身体被瘦却有力的两臂环住,不属于自己的感觉的触感让我打了个机灵,对方的薄唇张了张,低沉的声音很是柔和:“这样就不冷了”

         “怎么了吗?”

         我敢保证,看都不用看,想都不用想,现在的我脸红的完全没救了!

         我不敢直视鹤丸的眼睛,便转移视线,看到了白皙的脖颈上带有魅惑的喉结随着开口说话而滚动,忽的想起,以前有人对我笑道的一句话

         ‘你是放弃治疗了吗?’

          “这个样子,脸上的红色根本褪不去啊。”我小声朝他嘀咕,见我这等反应,他先是愣了会,很快便轻笑一声:“看来是鹤让主公紧张了。”随后便慢慢靠近,背对着月光的鹤笑了笑,双眼看着我,我条件反射的向后移去

          身后的腾空,以及突然的视线颠倒,让我忽的吸了口气,待到落定,掉入另一充满清香的怀里

         我微微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水色的头发在夜里显得另类,虽是一样的金瞳,但这一双却有着稳重与柔暖

         暖而安的美青年,此时在安静的夜里异样的帅气优美,简直与鹤丸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主公?你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抬头便发现了趴在屋檐上的鹤丸:“鹤殿,这是怎么了?”

         “主公不小心掉了下去,幸好一期你在呢。”听着上方的语气似是松了口气

          在鹤丸要下来时,我不知怎地挣扎着从一期怀里下来,一句话说的语无伦次:“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们不用跟来,我困了,睡觉去了,还有谢谢你一期,晚安。”

         一句话说完,匆忙瞟着鹤丸应该还没来,便转身飞也似的跑会房间,独留一期原地楞着,许是被我无语次的话搞得糊涂了吧,撇头的时候,顺便看到他,在原地无奈却爽朗的笑容

评论(2)
热度(48)

© 嗷!大狗更文被禁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