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八

主线七 大和守身负重伤,吐血直接传染婶婶,吐得简直怀疑人生

     在我叔还年轻没娶媳妇之前

     我成天屁颠屁颠跟在我叔后面蹦跶。

     叔娶媳妇生娃后

    他娃就成天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蹦跶。

     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回转

     可想而知按此循环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因带娃给的艰苦经验,我能和栗田口一家的小天使们相处融洽。

     因为这个艰辛带娃而得来的经验,使得我偶尔会安慰一下因为没能完成任务的刀剑男士们。

     比如说

     现在我打算安慰一下坐在回廊上闷闷不乐的大和守安定。

     似乎是这次太突然的收到急件,要求派队去营救在池田屋莫名其妙突发事故袭击的另一审神者部队。

     我虽心下奇怪,但也没多问,

     然而那时候,我只有3个部队,第一部队的等级高,但我派他们去远征便和二部队调换了,直接想都没想派新选组的刀剑跟随我去援助。

     我觉得我当时智商似乎都日了那啥。

     营救很成功,但大和守情况不是很好。

     好端端的突然像中了邪一样的要去找他的前主。

     差点就撞上了冲田总司,不顾他挣扎,我直接架着他飞到了屋顶上。

     而且要不是加州清光及时阻拦,大和守真的会劈了我。

     我与另一位婶婶察觉情况异常,便达成‘此地不宜久留,赶快撤离’的意识,迅速撤离。

     回到本丸,大和守直接安静的吐了口黑老血,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这种场景给我一种十分常见的感觉。

     在我脑中似乎和什么东西重合了又分开。

     哪里似乎不对?!

     是哪里不对?!

     大伙直接冲过来七手八脚的抬着大和守去手入时,我作为主公十分有责任,但刚走几步,突然之间,脑海中的画面又隐约浮现,眩晕连连使得我抬手对着眉心一顿狠掐,但我还是步走联翩飞。

     眼前视线越来越模糊,后背的湿热感越来越强烈。

     我上前几步,语气十分微弱到连自己都惊讶的程度

     “大和、守”

     “喂!主公你?!”

      虚软无力的两臂被人架起扑到在温暖的怀里,依稀听到上方声音略带颤抖:“你这是怎么回事!?浑身的血真是吓到我了!”

     吃力的睁眼想往上看,但只看到一抹白色牢牢的在前面,上面似乎还有疑似是我蹭上去的血迹,再微微侧着头,模糊的看到了三日月蓝色的狩衣,看来大部队回来了。

     可惜我现在狼狈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跟他们打不了招呼。

     三日月十分惊慌的过来,说实话爷爷作为三条家最为从容的刀剑可是很镇定的,那么好看的神仙脸上的焦急表情还是第一次看到。

     紧接着我试着站起身,但却办不到,窒息感十分强烈,天旋地转,形形色色的刀剑都在转,多数都一张张焦急的脸。

     感觉什么似水流的东西沿着前臂淌了下来,头也越来越吃力,但由于被对方死命撑着,拼命叫我不要睡去,我也只眼角撇到脚边的一大摊血,吃力的想抬抬眼皮去看看我面前的人到底是什么表情也办不到。

     依稀听见自己朦胧微弱道:“大、和守?”

     对方的声音模糊到颤抖

     “是我。”

      知道是你。

     但你Tm哪位!

     我只知道这世道

     煞笔都可以称病

     煞笔可以作为病的形势传染给别人

     但我不知道吐血这种东西还可以传染给别人

     让其流出鲜红色的血

     这简直传染到连颜色都可以改了!?

     在下今日算是大开眼见!

     是在下输了

     我模糊的看到一人从我眼前浑身血痕累累的撑着刀剑,步履紊乱,没过一会像是如意料的一样吐了血。

     我内心十分平静,我很清楚对方应该是冲田总司,而且就是之前眩晕之中出现的人,但我与他之间素无瓜葛,为何老是会梦到他,而且他没穿着新选组羽织,仅仅只是常服出现。

     我好奇的上前想问个究竟,

    但一步、两步、甚至控制不了的掉起酸涩的眼泪,步履蹒跚的跑过去,说出的却不是想问的带着哭腔:“总司!”

     我感觉很奇怪,想来这应该是别人的梦境,我可能卷入其中了。

     冲田总司抬手示止没事,喘着气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没事。”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擦掉了‘我’脸上的泪痕,柔声道:“把大和守给我吧,谢谢你拿过来。”

     我全身如同被雷轰的一般震了一下,愣愣的低头发现另一只手上拿着大和守安定的本体。

     我似乎听到他在叫‘我’这个人的名字,便楞楞抬头问他:“你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突如其来的场景变换使得我没有听到那个名字,便直接被一股大力刮到一旁,看到一穿着和服的人倒在血泊之中,看和服样式,是个女孩,但我无论怎么上前,就是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她死死抱着大和守。

     异常安静的突然有了轻微的叹息声

     随后叹息声越来越大,叹的我心口发麻

     微微睁眼,便看到自个躺在政府重病房里,站在一旁的医护人员报道:“A34重病房的3018133号已有苏醒状态,建议推送到政府机构的恢复空间。”

     我想喊口水喝

     但怎么也开不出口

     “因3018133号任职期间政绩优良,但突发类似灵力外泄等症状,紧急推送恢复空间。”

     劳资动动手指

     我想喝水

     但手上被温暖的覆上,耳边响起温柔,但嗓音沙哑的听不出谁声音:“不要怕,我在这里。”

     我握了握他的手指,表示

     我想喝水!!

     但对方也温柔有力的握了握我的手

     我气得直接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因为推送到了政府构造的恢复空间便在里面呆了一天,思考了一天,十分羡慕发下自动恢复体质,睡了一觉便出院了,活蹦乱跳的蹦了回去。

     因为政府的医疗机构比较保密,所以没有告诉他们具体出院时间

     开门踏进去的瞬间,全员停止了手头的动作,全全盯着我看,我感觉这气氛安静的略尴尬。

     小老虎打了个哈欠

     众小天使纷纷扑过来,可能以为我有伤在身,便忍着没怎么碰我:“是主公回来了!”

     见此我抬手刮了下五虎退的鼻子,笑了笑

    “我回来了。”

     全体成员因我这句话无不感动,就连老人院群体也十分表示放心:“既然主公回来了,那以后也得继续加油啊。”

     见鹤丸在一旁微笑的看着我,我也朝他笑了笑

     但我没有看到大和守。

     清光表示:“.......安定他......因为主上的事在自责。”

     顺便十分歉意的看了我一眼:“主上,对不起”随后痛心疾首:“身为队长我竟然......!”

     我见他这样,在抬首看到众刀剑十分自责的模样,心里更加愧疚,十分镇定拍拍他背,直接进入主题:“总而言之,这件事有蹊跷,待会事情稍安定下来我便跟你们开个会议”

     然后温和的朝加州清光笑道:“你们无须自责,我现在很好。”

     在稍微整理了下大家头绪后,我便四处找大和守安定

     说来,这一走,我还真发现我的本丸其实也挺大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大和守安定的身影,而且途中还撞见了鹤球,一路上他难得的没说话,搞得我一脸黑人问号!?

     我和鹤丸站在空房的走廊里正要转身时

     忽的听到了大和守的略带激动和颤抖的声音:“主、公!?”

     我回眸见他神行略微憔悴,双眼充满血丝,便压下心中的自责,朝他笑着

     “我回来了。”

(PS:以上时之政府机构的恢复空间纯属瞎编。)

评论(2)
热度(41)

© 嗷!大狗更文被禁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