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七

主线六 审神者遭乱藤四郎调戏轻薄!一期今晚揍免费的人肉沙袋很爽?!

        气定心神的扒完最后一口饭菜,斜眼瞅到大厅电视机下被长谷部封条的游戏设备CD,回头看了看长谷部在跟光忠收拾碗筷,我乖巧的把碗放在洗碗水池里。

        趁长谷部与光忠不留神的溜了过去,只要跨过连接着饭厅与大厅的那一扇门,就可以离开哈贝贝和光忠麻麻的所在领域而顺利拿到游戏CD。

        眼前的胜利在向我招手!心里一激动,伸手就快拿到时,视线前突然伸出一只古铜肤色的大手握住了我欲向前的爪子,我抬头看着大俱利伽罗,在其快开口时,我利索的踮起脚捂住其嘴唇,示意他绝对不要说话。

       从他的眼神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那十分阴郁的扭曲的可怕的让人无奈汗颜的表情。

      —_—好吧,就这样吧,为了游戏。

       无~所~畏~惧~(除了刀剑大家长们)

       我看到对方十分汗颜的点点头后,便利落的从被封条的一叠CD中抽出几张最新的,悄咪咪的放入宽大的衣袖中,在大俱利伽罗十分无奈的眼神下溜向门外。

       当我还差一步就可以迈向门外逃回房间时,“嗖”的一声,眼前出现哈贝贝长谷部的身影,只见他不知何时拿出了自己的本体,十分正经严肃的望向我:“主殿,你刚刚放了什么在衣袖里?”

        我45°角望向天空:“今个儿天气真......”

        路过捧着筐衣服去晒,却又返回来的歌仙嘀咕道:“今天下雨了呢~”

       “真、不好呢,呵呵”我低头去捏捏衣角

       “主公?!”

         我思考良久,打算留个一张,其余的拿出去时,长谷部快速来个绝望的游戏死宅人生补刀:“主上您的CD总共有250张。”

         雪特!

         我十分不情愿的从衣袖里掏出CD,别过头递了过去。

         雪特!难道我期待已久才到手买到的绝版乙女游戏CD就这么要撒由那拉了吗!?里面可是有我期待已久的男神啊!

         长谷部扯了扯,见扯不过去,便加重语气叫我放手,见我不舍便也叹口气:“主殿你这样每天熬夜批公文身体本来就不怎样,现在还要不分昼夜的玩game,身体会吃不消的。”

         身后的光忠麻麻和太郎太刀以及栗田口一家十分赞同的点点头。

        “我知道我有不对,但上次长谷部你就来了次大清仓把我积了几年的漫画全挖坑埋了烧了,那就是太不道德了。”我努力的扯CD向我这边:“漫画和CD没有错吧,他们是无辜的天使!”

          对面明显一僵,随后义正言辞道:“我之所以烧了埋了主殿的漫画,是因为里面有对您这种未成年不适合的不良影响。”

           站在身后的除了小正太,光忠麻麻等群众一脸惊吓加可怕微微蜜汁的看着我,其一脸之意为‘主上,竟然!?’

            —_—这什么反应!我看的内容里大多也就男女主在最后一话告白成功,在强烈光效下蜻蜓点水般的波个,而且还是不清楚的,(真不过瘾—_—)就算有光着上半身的,那也是欣赏人体曲线美,绝对没有那么龌龊!

            一旁坐在走廊喝茶的大龄老人表示:“嗯......被称作skinship的东西吗?哈哈哈。”

            ヾ(。`Д´。)我屮艸芔茻!劳资只知道ship是航海的,你这skin哪来的!?

            一旁的五虎退拉了拉一期一振的衣袖,十分迷惑:“一、一期哥,什么是skinship?”

            一期一振笑容和蔼温暖的解释:“主殿感到寂寞了呢。”

            寂寞你个全家小天使!!(╯‵□′)╯︵┻━┻!一期你给解释下寂寞是啥鬼!还有你那蜜汁微笑什么意思?!

             我镇定道:“你们的主上我看的都是纯情的少女主义路线漫画,玩的也是乙女向纯纯到天的少女游戏。”我清清嗓子:“也就是说你们的主上还是个停留在情窦初开的纯洁少女!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最后几个字我咬的切齿。

             看着大部分成员十分歉意的低下头,我也就松了口气

             正想来个华丽的转身走人时,一张CD静静的从衣袖里掉了出来。

             上面的字眼惹得长谷部颤抖的捡了起来

            “那么”长谷部拿着CD看了一眼:“主殿请解释下这是什么?”
              CD盘上面清楚写着‘霸道学长与小受学弟’附上CD上的亲昵图案,十分惹人注目。

              我:Σ( ° △ °|||)︴

              众人除小正太外:(⊙o⊙)!难怪!原来如此!

              一旁喝茶的大龄老人表示:“善哉善哉~”

              笑面青江蜜汁笑:“嗯~呵呵呵呵呵。”

               一期一振不等五虎退等小正太开口,轻轻开口温和道:“药研你带着弟弟们先回去乖乖的玩着,哥哥有事要和主殿商量。”

 

 

               我坐在大厅桌几一方,对面坐着一众大家长,个个神情严肃的看着我,除了一旁悠闲喝茶的大龄老人和笑的蜜汁的青江。—_—

               我低头小心翼翼的玩着茶杯,琢磨着该怎么交代。

               过去良久,一期代表众人总结:“主殿,这个CD不适合主殿您看。”随后垂眸委婉道:“而且这个看了有点......”

               和泉守十分烦躁表示:“真是,女孩子家家的看看书贤贤惠惠的有什么不好,非要......”

               我原本要说出口的道歉直接收了回来,十分冷静道:“我知道看这个影片CD是不正常,因为违背常理,你们还可能怀疑我性取向,这点的确不对,但我要说的是,管它男女性别,管它差异肤色,管它国家阻碍天涯海角,真爱是不分界限的!你们之所以觉得我性取向可能不正常,只是因为我是个女生看了有违常理的东西。”

             看着大家认真听着我便继续发表我伟大的真理:“这影片CD是有点少儿不宜,但尺度绝对不大,我想问你们,如果你们男生看了少儿不宜是解决生理问题于情于理,那我们女生看了怎么就成了这么严肃的事,况且我也没拿着为祸本丸吧?”

             一语话了。

             一旁喝茶的神仙老爷子喷了茶在青江脸上。

             一旁吃糕点幸灾乐祸的鹤姥爷吃点心吃噎着。

             一旁的一期一振和和泉守兼定安静的闭了嘴。

             坐在对面的长谷部仍觉得不妥,我喝口茶,淡淡道:“长谷部,我就问你,我刚说的有点道理吗?”

             压切长谷部低头沉默良久:“......是的,主殿,但是!主殿这种东西不利于你的身心健康!”

             我一向并不认为身心健康能当饭吃,便蹦跶起身,推门出去:“既然觉得有道理了,我就出去了。”

             留一众人原地楞笔。

             路上遇到十分担心我的小正太们:“主上,没事吧?”

             我笑的十分灿烂:“没事呦,我依旧活蹦乱跳,十分开心”

             我看了看高照的太阳,真心觉得我比光忠还要帅气!

             正当我这么想着,一群小正太纷纷围这我,十分天真:“主公,skinship是什么东西?”

             我甜甜一笑,十分和善:“去问你们的一期哥哥,他会官方解释给你们听的。”

            五虎退喏喏的抱起一只小虎,小老虎乱蹬四肢往我身上扑,五虎退软糯的神情却带着几分认真:“因、因为一期哥哥说主公寂寞,而且主公很忙,身边又有长谷部先生他们照顾,所以我就想让小虎代着我陪在主公身边......”说着声音小了下去,稚嫩秀气的脸上带个几丝懵懂的羞涩:“我、我也想成为照顾主公的人......”

            一旁的乱直接也扑了上来:“我也是!”

            认真谦虚的前田和平野等人也十分认真的和其他人表示和乱一样想呆在我身边

             我听到一期解释的skinship为何意时,我先是面无表情的愣愣,但听五虎退等小正太认真且略带青涩的关心着我,不禁心下有所动容,便弯腰抬手,轻轻抚了抚五虎退的小脸,看着众小正太,便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柔声道:“你们这么乖、又懂事,我已经很开心了,有你们在,主公我不会感到寂寞,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们这么关心我,谢谢啊。”

           啊~我真是何德何能让这么懂事的小天使替我着想!

          “那么,主公”乱突然凑了过来:“人家要奖励哟~”

            我楞了会:“什么奖励?”

          “亲亲啊!”乱十分天真的搂着我的脖子期望的看着我。

            这一句话了,我直接没出息的微微红了脸

             最近来到本丸老是会脸红。

             我不敢转脸去看其他人什么神情,十分尴尬:“这个......”

           “不可以吗?”乱十分委屈,但不过一会便探身朝我脸上亲了一口,温润的触感让我微微像触电般抖了下,热热的气息微微吹在脸上使我微微眯了眼,耳旁稚嫩天真的声音响起:“那我亲主公好了,这也是奖励。”不等我反应,便欢脱的跑到一边:“哇!我成功亲到主上了!厚!”

           “呦西!这下跟鹤先生打的赌是我们赢了!”

            本来就挺心动的,好不容易被撩起的少女心就这么瞬间碎的体无完肤!我红着脸十分的恼怒。

             一旁目睹整件事过程的药研起先由惊讶变成了担忧的看向乱和厚。

             我笑的十分和蔼的站起身,飞一样的来到乱和厚身边,重重的拍着他们的肩膀:“主公我可是很喜欢诚实的孩子呢,来~乖乖的告诉我,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晚饭时分。

              我惬意的吸溜了一口肉粥,看向门外美好的夜色。

              今晚没看到鹤丸呢~

               一期

               希望你今晚揍的开心,毕竟长的漂亮的人肉沙袋

                不好找。︿( ̄︶ ̄)︿

( PS:今个锻刀锻出了太郎太刀,太郎太刀作为第一把锻出的大太刀,我甚是开心,于是全程欢快码字,无~所~畏~惧~)

评论(2)
热度(85)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