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六

正式第五章 工作累半死的婶婶总算锻出了爷爷!美人爷爷似乎有点主动?摸摸骨喰竟遭其嫌弃?!一期哥哥真是暖!!

    我揉揉发酸的肩膀,瞥了眼窗外,天还蒙蒙亮,我却是因收集所需资料以及批阅公文熬夜熬得过头导致现下是睡意全无,我默默整理书桌,叹气,发小她面对的这件事略棘手啊。

    不过关我毛事。

    在暂时了事后的空闲时间里,我全程都在看大和守安定。

    与其说看着大和守安定,还不如说是看着他发呆。

    像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一样,闲下来就会想东想西。

    大和守的前主公为江户末期的剑术天才,人称鬼之子的冲田总司,那个如我本丸前院的山樱花一样,开的璀璨但短命的易逝男子。

    就是这样如血樱般的男子却生生成了大和守以及清光的执念。

    大和守对冲田的执着显而易见,相比之下清光更懂得内敛。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或是无法释然的过去,我亦是。

    我叹了口气,望着窗外那山樱林,在看了眼院内开的正欢的桃花。

    樱与桃不同,虽然都是最早3月左右开花,但樱的花期如我之前所说,是十分易逝的。

    顶多也就十一二天。

    花期一到,纷纷入了泥当养分,那样绚灿,也算死得其所。

    我轻轻把大和守掉下的毛毯拉回去给其盖上,随后便轻手轻脚下了楼。

    初春的清早还算冷的,朝手呵了口气,吃力的拖着两小竹篓朝着林中去

    看着樱花入土为安当个养分怪可惜的,想想之前百科怎写着樱花能护肤充药材,啧啧,主要是能腌制成花渍做食材用

    我蹲下身草草捡起樱花放入篓中,另一篓放在树下,哪一樱花想去篓中做做客便去坐坐。

    曾记掌勺主厨帅气的光忠麻麻挥舞着饭铲说过,这入了土的樱花终究与没入土的樱花的差几分。

    啧~

    吃个花花也讲究。

    人家吃花蜜的蝴蝶小蜜蜂都不及你三分!

    会做饭的就是了不起!

    像我这种没出息的怂货从始至终只会蛋炒饭。

    偶尔突破境界会做成饭炒蛋

    以此看来,做饭是门高学问,我这怂货还是去炒饭吧。

    这么想着时,我已捡完树下大半的樱花,便站起身揉了揉蹲的发麻的小腿。

    身后传来窸窣的声响:“哦呀?捡完了吗?”

    慵懒随和的声音在幽静的林中显得缥缈

    我按捺住心中的雀跃

    果然!

    苍天您总算开眼了,不枉我浪费庞大资源!

    今儿派谁段的刀?!

    加餐!免一个月当番!我感谢他刀匠的祖宗十八代!!

    我暗压住心中的雀跃,默默转身,十分平静的看着我眼前的这位不可方物的男子

    首入眼帘的是对方异丽好看的双眼,幽幽的安和之中有带着点笑意

    十分美丽柔和的五官,秀挺的鼻梁,微微笑起的薄唇

    再往下看

    没穿老年毛衣?没穿老年毛衣!!

    上帝感谢你!我默默45°角仰望天空,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阿门!

    我看着对方天然呆的疑惑的看着我,我咳了声,微微抬眼。

    清晨的柔软晴光带着点暖意,朦胧却清清的洒在蓝色装束上,就这么随意却又美好,柔柔的风轻轻拂起,微微吹动秀发,此时这位画中人像极了来自九重天上的神仙妃子,亭亭玉立不可亵玩。

    我瞧着对方似乎也在打量我,不禁想着要不要说话打破气氛时

    只见对方似是轻笑了一下

    “哦呀,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诞生于十一世纪末,嘛,是个老爷爷了,请多指教,哈哈哈。”

    对方还用了招牌式老人爽朗笑声

    “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也请你日后多包涵。”

    顺便附上招牌式社交微笑

    刚说完,回神发现,三日月突然靠近了我的视线,见美人如此主动靠近,我不由雀跃。

    我愣愣的不知道干嘛样的看着前方,见三日月抬手从我头上取下掉落的樱花,我紧张起的双肩便也微微松了下去。

    “真是幸运呢,来到这本丸就看到了美丽的樱花”

     我随着他抬首看了看樱花:“嗯,的确美丽”

    “然后,主公这是做什么呢?”美人看了看我脚边的竹篓问道

    这么一问,才想起还有事没做完,况且一会的功夫,散散落落的掉落在地的樱花又被覆上了一层。

    我蹲下干活:“我在把地上樱花捡起,洗净了拿给光忠做腌菜腌萝卜用,况且掉着怪可惜的。”

    一旁的神仙爷爷表示十分乐意帮忙,便也跟着捡了,风吹落的花瓣会垂落在其柔软的秀发上,配上其浑然不住如画中仙子一样的脸,搞得我时不时会偷偷瞅几眼,啧啧~善哉善哉!

    我捡了一会,便站起揉揉小腿,忽的一阵眩晕,便微微抬手抚了抚额

    大老远便听到长谷部一群人喊着:“大事不好了!主公!今早刚到的三日月、宗近?”

    我平静道:“在我身边。”

 

 

    我身在大厅,看着茶几对面在训斥我的长谷部,我45°角仰望天花板,其大概一直在唠叨我‘大早的露气潮湿,主公就算不带上我也应该注重身体才对’,我别脸看向院内与爷爷聊的嗨的短刀们,再看看此时我悲催的处境,我默默的伸手去拿茶杯。

    “主公真是,有听到我讲话吗?”细细听着语气还是渗着几分宠溺。

    我伸出的手抖了抖,弱弱的把倒好的茶推到他面前:“恩恩,长谷部说的也挺久的,要不喝杯茶待会再说呗。”

    只见长谷部一如既往的手扶着额头,十分无奈的叹息:“真是的~”

    然后光忠麻麻会在一旁,充满母性光辉的调合

    不愧是本丸之母!我最看重的主厨麻麻!

    见形势有所转变,我便蹦起跑去溜达,刚踏出门半步又回头对光忠叮嘱千万别忘了樱花渍

    光忠愣了愣,十分母性柔和的笑着,表示让我放心交给他。

    我便开始肆无忌惮的的随处蹦跶。

    蹦跶没多久,便遇到了玩老鹰捉小鸡的栗田口一家。

    栗田口小正太见到我便十分开心的嚷道:“主公也来玩吧!我们想和主公玩耍!”

    我十分欣慰的对着众小天使笑了笑。

    我悄悄撇了眼秋田的白袜小腿,伸手便略弯腰向秋田环住他腰:“我到秋田后面吧。”

    但我还是收回了罪恶之爪,原因简单。

    今个没安排一期出阵!

    你可以想象这个优雅绅士的男子笑的是多么如沐春风的对我说:“不可以哦,主公。”

    我感觉我刹那间抖了一下,十分怂的收爪了。

    想想要是他不在,栗田口的白皙小腿我要摸多久就摸多久!

    真是残念。

    “要不我们按身高来排吧,一期哥最高,在前面,随后就从高到矮排好。”药研成熟的推推俊脸上的眼镜,眼睛在太阳的照射下十分准确的反光到我脸上。

    真TM的耀眼!—_—

    我双手放到骨喰腰的两侧,顺手摸了摸。

    忽的抬头便看到骨喰侧着脸看向我的双手。

    哦呵!这就尴尬了,我也就摸摸......

    这种禁欲气息的冰山少年,在乙女攻略中属于前期难攻克的对象

    况且至始至终骨喰很少与我说话。

    我心虚的放开抓住骨喰腰两侧的双手,改成去抓他衣角。

    说不定玩的疯了还可以借势扯衣角瞅瞅里面风光!这也不是不可以~

    但手上一暖,便整个人被一期拉到他的身后,双手也被他按在其腰的两侧,抬眼看去,一期没有回头看我,傍晚的光晕打在眼前男子水蓝的发丝上,显得暖暖的。

    真是个细腻的人啊。

    当下心里一暖

    双手便稍用力的抓住其腰侧的衣服。

    因为突然调换位置,乱有点不开心:“唉?一期哥真狡猾,我还想抱抱主公的。”

    抱歉啊,我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

    你抱了会失望的。(忽的一笑)

    背对着我的男子依旧没有看我,但我觉得他应该是暖暖的笑着,笑的很暖心的那种,声音暖而有礼貌:“主公可要抓牢我哦。” 

    说罢还抬手把我的双手提了上去些。

    一期的整体身形与拥有完好六块腹肌甚至八块的略逊色点,也不是一眼看上去给人高大威猛的样子。
                  但他暖暖的让人莫名的安心。
                  我看着他的背影,安心一笑。

       “嗯。”

        谢谢。

(结果,女主玩的太兴奋,摔成了狗样的难看( .-. ))

评论(6)
热度(91)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