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五

正式第四章 婶婶被迫表示对鹤丸负责,不小心扑倒大和守使其风光微泄,遭加州清光黑脸壁咚。

        自从上次股咚鹤丸发生意外,使得鹤球每次看我便不由自主的合拢双腿造成其心理阴影面积极大后

        我便被众刀剑训的连大气也不敢出,众刀剑一致认为我太过分了,要求我必须表态诚恳认错。

        劳资我十分憋屈,因为最先夜袭床咚我的是鹤丸,今个竟风水轮回转,以往是鹤丸被训的位置轮回转到我身上!

        迫于长谷部的威逼,我便抽抽搭搭的向鹤丸表示:“鹤丸,我不是故意的......”

        被光忠麻麻和大俱利伽罗扶起颤巍巍在一旁坐着的鹤丸虚弱道:“主公的惊吓完全吓到我了,人生就是需要惊吓的,所以完全大丈夫。”

       说罢还勉强抬手挥挥

        我看看长谷部依旧黑的乌漆墨黑的俊脸,我咽了口唾沫

        再回头看看鹤丸国永,俊秀精致的脸上淌满冷汗,一旁的药研推推镜框叹了口气:“大将也真是,虽然没出太大的事,但是不是玩的太过了?”

        我听着听着,继续弱弱小声道歉,继而对鹤丸抽噎道:“鹤球,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说出这句的声音不大,但一语说罢,全场异常安静,药研推的好好地眼镜从坚毅的脸上塌了下来,鹤丸国永惊讶的抬头看着我,一双耀眼的金瞳因我的话略带惊讶微微张大着。

         气氛十分尴尬。

          我不知是因为哭得太卖力还是因为被对方看着而不好意思,当下脸一红。

          我微微抬眼看到鹤丸微张嘴似要说着什么时,结果因哭得太久,眼泪也没了,我竟开始轻微的连续吸气。

           这一声吸气声响,鹤丸突兀爽朗的笑出了声:“主殿这可是吓到我了哈哈。”

           我微微掩袖,看着对方笑的贼贱,飞快丢了一白眼:“那也、也没办法,我哭、得太久了,还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因我这么一说气氛轻松愉悦了不少,连不幸三兄弟也被我逗的微微一笑,我幽怨的看了鹤丸一眼:“都怪你!”

           不过看着鹤丸也没之前那副扭捏态了,药研也说不是太严重,想必过几天就好

           再待着,长谷部一定会逮着我背诵冗长乏味的经文

           当我前脚刚踏出门栏,后脚就提不上来了

           原因无他,长谷部拎着我到书房要求我背诵江雪左文字带来的《佛光大辞典》

           江雪左文字手持佛珠,闭了双眼,十分虔诚,十分圣洁!

           我看了看佛书,抬头45°角,仰望天花板,期期艾艾:“南无阿弥陀佛!”

            此事告一段落后,我模模糊糊的背了个大概的经文,便出来溜达

           初春的微风暖和中有丝凉意,我瞅着院中桃花开的正盛,便屁颠的爬上去折个几枝也好放在房里当个摆饰看看。

           当我卧在树干上打算再折枝便下去时。

           劳资向前伸的手拿了个空,前个身直接朝下扑去,也就是说脸会第一个与大地接触

           我屮艸芔茻!

           落空时,我微眯着眼,手臂向前方伸去,在我以为要摔个半死时,视线里突然出现了鹤丸,再略撇一眼看到他双手捧着束樱花。

           他本就好看,再配上易逝美好的樱花,很难想象他会有如此安静美好的时刻,与以往跳脱神经作死不同,这次他淡淡的充满朝气却不失柔和,阳光懒洋洋的洒在白色和服上很是好看

           不知怎地,我一时看的有点呆没有叫他躲下,或者叫他接住我,甚至我觉得,要是能稍微停下时间也是好的

           视线突然被落下的桃花遮挡了,恰巧风一吹就贴在我双眼上,我有点慌张

          “鹤丸。”

          “嗯?喔!主殿!?”

            我突然有点后悔,要是他为上次的事记仇没接住我,让我摔的十分狼狈那岂不是太自作多情了!?

            越来越近的淡淡香气告诉我,我是被接住的

            我不由安心了,便也大胆伸手环住对方脖颈,坐在其前臂上,肯能是为了不让我掉下去对方稳了稳身子

           “哦都”

           我不禁皱眉,这声音清脆好听又十分干净,像极了大和守安定特有的声音

           视线开始明亮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抱牢我的的确是大和守

            秀气如少女的面貌,左眼下惹人怜爱的泪痣衬的其完全如美少女一般漂亮,我清晰看到对方如水般清澈而略带惊讶的眼眸中映出我惊讶却又带点失望的神情

             原来......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主、主公你太近了”大和守如少女般的脸颊上慢慢抹上微红,并把脸羞涩的转到一边开始往后退去,我因为他这么一动,便有点不稳,就开始努力往前稳住身子

             结果大和守因我这么一乱动,便突然身子颤颤的,如纯情少女般红透了脸:“主公你这样我会......唉?等!哇!”

              我突然想起,对方是个如少女般纯净的少年,有此等反应完全是应该的

              我丫的不应该与他凑那么近

               但我不知道先下我扑倒他在地是应该还是不应该。

               总感觉这场面像极了以往小说里浪荡公子调戏良家少妇不成直接要霸王硬上弓的节奏。

             我看到了大和守惊讶且羞得绯红的秀脸

              稍移目光

             我看到了白皙的锁骨以及因为我不小心拉扯而露出白皙诱人的肌肤所形成的绝对领域!

              多谢款待!

             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吹得我痒痒的,我立马起身,抬手用袖子掩了掩因为不好意思而微红的双颊,含糊的表个态道个歉,刚转身逃之夭夭,结果看到清光黑着张脸,看着我的眼神琢磨不定

             我颤巍巍 勉强笑道:“哦呵呵!清、清光,今个儿天气真好哈。”

             一旁的大和守整了整衣襟:“清光......?”

            “我、刚才我不小心扑倒了你大和守媳妇,我真不是故意的”见清光上前一步,我小心肝便抖抖,飞快的朝大和守安定求救,结果其早被鹤球这个混蛋拉走,依稀看到小脸上写满担忧

             我颤巍巍的往后退了退:“清光,你要听我解释”说罢我直接闭眼靠着树蹲了下来:“阿弥陀佛,我真心不是故意的!”

          “咚”的一声,我睁开双眼对上了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其单手抵在我耳旁,看着那妖娆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干脆又闭起双眼:“我知道是我不对!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欺负你家小媳妇的!”

            清光妖娆的脸凑到我耳旁,热热的呼气痒的我朝旁移了下,似乎对方有点满意的笑了笑:“以后可别这样了。”

            我迅速点头,表示让他放十二万分心,我绝不打他小媳妇一丝主意,在其满意的笑后,劳资飞快的逃之夭夭了

             今天信息量太大,我便在深夜批公文的时候,时不时飞快撇一眼在一旁认真却强忍困意的大和守,今天虽然一饱眼福,但是看得时间又短,而且自己还作死逃走,真是残念!

             对方似乎察觉我偷看他,便疑惑道:“主公,怎么了?”说罢还朝我这靠近了些

             我微微偏开头:“这么晚了,我还要批会公文,你快去睡吧。”

           大和守认真道:“主公这么晚还要批阅公文,做为近侍我一定要在旁边帮忙的。”

           “嗯,我的确需要你帮忙,那个忙就是大和守安定必须睡觉”我一边批公文一边偷偷瞅他:“这个忙你帮吗?”

            “不行!”大和守一脸坚定道:“主公身为女孩子却要这么努力,做为刀剑男子,为了赶上冲田君,我也要努力才行”

             我也不介意他继续在一旁看着

            我仍继续奋斗至三更半夜

             当我以为他睡着时,后方出了声音,软糯带着些许困意:“主公喜欢桃花?”

             我不在意的回道:“嗯,喜欢”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肯能因为桃树会结果,便连带着喜欢上桃花。”

            “原来是这样啊。”

             我听后方声音越来越小,便拿着毛毯盖在其身上,瞧着大和守深深睡去毫无防备的睡颜,我悄悄的蹲在一旁撑脸看着,之前说过大和守美好漂亮的像少女一样,但细细看来,其实纤秀之中带着几分少年的活气。

            啧啧~,秀色可餐!

            想想本丸随便拉个刀剑都是逆天帅哥,心里那叫一个满足和嘚瑟!

             今天的本丸,依旧秀色可餐!多谢款待!哎嘿嘿~

评论(3)
热度(89)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