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同人文【这个审神者不要脸】二

正式第一章  婶婶因不想起床,装病被和泉守兼定扛媳妇过门般扛起来,躲到泰迪熊里被训。

    根据上文所述,我,是个十分机智聪明的审神者。
但是最近深冬所致,寒风凛冽,聪明的审神者我,机智的躲在被窝不出来。
     作为一个尽职审神者,我以往都会早早醒来。
    是的,早早醒来。
    并且以往的这个时候,堀川都会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精神满满叫我起床,要是以往春夏秋还好说,特别初春和寒冬我是真心不愿意起床的。
    我45°角仰望天花板时,堀川果不其然依旧元气满满并不失温柔的叫我起床:“主殿,该起床了哟!”
    我思考人生良久,先下状况只得继续45°角仰望天花板装作听不到,要不装死。
    不过都一样
     堀川又叫了一声
     我依旧装死没应
     堀川微微弯腰看我,现在他离我较近了,我细细看了看他,精神又好看的双眼,端正的五官,散发着柔和的朝气,真是枚小帅哥。
     “主殿既然醒了,为什么不赶快起床呢?”
     亲爱的,你不知道醒来和起床是两码事吗?
     我干脆闭了眼,转了个身,虚弱的押着嗓子,喃喃道:“堀川,我.....”为了提现可怜巴巴样我尽力挤出几滴眼泪:“我难受....头晕。”
     果不其然,堀川立马变色,握住我的手,焦急的就差说出我期望的那句:“那主殿好好休息,若不建议我帮忙把主殿的公文盖章吧。”
     “主殿你一定要撑住,我立刻去找药研!”
     说罢,堀川这个好少年一脸焦急的放开我的手,转身就去找药研时,我立刻起身去拽住他。
     机智的我拽住了堀川,但与此同时我为了拽住堀川,我的前半身离开床铺与地板接触,实实的趴在地上,抬头把碍眼的发丝撩到后面:“不用了!”
     “唉?”
     我尽力虚弱道:“不用了.....一点小病休息睡一觉就好的,不用麻烦药研。”
     “但是主殿你......”堀川话还没说完就十分熟练的喊了句:“兼先生!”
     啧啧~这短短三字包涵了众多喜悦,少年,你这是多喜欢兼先生?好歹考虑下挂病的我啊!
     我转眼看到和泉帅气的靠着我房间门口上,微微眯眼看着我:“大老远就听到你与堀川闹,你这是干什么?”
     我因为半身离床,十分难受要死,便直接下半身噔的做到地板上,嗯,这下是舒服了。
     但他妈劳资穿着单薄睡衣,一屁股坐在冰冷地板上,不禁打了个啰嗦,随后裹着被子成一条虫,为了避免尴尬就想打个招呼,结果呦字说了半就没形象的打了个喷嚏。
     堀川是个好少年,立马过来帮我拢拢被子,手扶到我背上:“主殿还是去药研那看看好吧?”
     我刚想说不,又打了个喷嚏。
     一旁的和泉守兼定直接二话不说把我连着被子提出去“真是!要是生病了可有的麻烦了!”
     于是去栗田口一家的路上,我看到了众多人惊讶的表情,其中不包括五虎退因惊讶而吹破的泡泡。
     药研表示惊讶,因为一向机智的我会脓包的被和泉守兼  定一鼓作气提出来,提出来算了,好歹让劳资洗漱一下啊!
     “大将许是受了点凉气没那么严重。”药研推推眼镜严肃道:“大将也得小心避免受凉。”
     我乖乖点头:“嗯!”
      一旁的堀川以及栗田口小正太们都松了口气:“太好了呢!主殿!”
       我使劲点头:“嗯!太好了呢!”
      好个屁!搞得现在机智的我竟如此狼狈!T^T
     “好了,既然没事也该去批阅公文了吧”
      我立刻瞥了眼和泉守兼定:“嗯→_→”便起身心如死灰的转身回房批阅公文,谁知立刻被和泉守兼定和着被窝扛了起来:“啊啊~真麻烦呢!”
     我类个(哔一一),劳资被和泉个混蛋像扛媳妇过门的扛回去了。
     并且生不如死的批阅公文到凌晨T^T
     事后第二天,我屁颠屁颠屁颠到我那同床十几年的发小那商议商议。
     发小小萝莉淡定的与我到现世商场买了个一米六的泰迪熊,正巧买一送一,附送了个一米三的兔子玩偶。
     我十分贤惠的把一米三的玩偶送给了发小,是的十分大方的给她,绝对没有舍不得。
      我背着个泰迪十分嘚瑟的回了本丸
     在批阅完公文后,便飞快的掏空泰迪,自己钻了进去。
      也不知眯了多久,我正想反个身再睡会时,已然听到堀川叫我起床的声音,便死死躺在一旁动也不动。
     等堀川把公文放在桌几上走后,本想出来继续睡的念头也没有了,便继续躲里面睡着。
     待我醒来时,总觉得自己被动来动去。
      我这人起床气重,便直接从泰迪里面爬出来,不忘哄句:“哪个扰朕睡觉!”
      我还没看清哪个混蛋呢,丫的就听见似乎是乱喊了声“鬼啊”之类,跟着其他小正太叫着逃了出去,劳资没有幸免的被推倒在地,待到我完全清醒时,我身旁出现压切长谷部爸爸以及堀川国广。
      我看了看被长谷部揉的稀巴烂的泰迪外壳,再看看堀川一脸担忧的模样,我弱弱道:“请听我解释......”
      哦呵,机智的我被长谷部说教了老半天,在接着批公文到第二天天明,呵呵呵,真是开心的一天,明天以及以后我依旧微笑活着-_-。

评论(4)
热度(80)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