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二十

套路还是得看刀下的,小伽罗一旁静静的剥橘子

“还没有下雪啊”

   在回廊上的我啰嗦着身子,不禁觉得这寒冷的天气忒狡猾,连个雪花也不下

  “唔嗯”一旁的三日月微微皱眉,莞尔一笑:“怎么,小姑娘没有看过雪吗?”

    “也不是没见过,实在是我那不怎么下雪的。”

      艾玛

      实在冷的不行了,我完全出于本能朝三日月挨近点

      三明爷爷,有的时候完全没有小老头该有的样子

      比如现在

      冷风呼啸的日子里依旧玉树临风优雅自如,即便一身残念的老年毛衣也不减一丝倾城的风采。

    “爷爷你不冷吗?”我担心的握了握爷爷的手

       掌上的温度直传递到手心莫名的让人安心

    “哈哈哈,要不老头子我借你捂捂。”

       我立马拒绝:“算了,被窝要比爷爷你轻多了。”

       一想到温暖的被炉,不禁脚下快了许多,屁颠屁颠的朝着客厅跑去,嘴里不停念叨着被炉顺手拉着爷爷跑了过去

     “我亲爱的被炉!.......enn”不管三七二十一,开门直接钻被炉,但眼下场景不禁让我扎心

     “你们.....”

       四四方方的被炉,坐着爱理不理的大俱利伽罗

     “没打算跟你套近乎。”

       “我.、”

        坐着爱理不理的被被一拉披在身上的被被,嘲讽着
     “什么啊,是你啊,你想跟我这个仿品待在一起吗?别开玩笑了。”

      “我、”

        坐在对门的爱理不理的不动行光说

         .......

        人家小孩子酒量不好,早趴着睡了。

         唯一空着的位置在大俱利伽罗对面,我打算留给爷爷,毕竟我是个尊老爱幼的好主上

     “爷爷你坐,我去拿点吃的”

         岂料被被黑着脸,一脸了却此生的样子十分残念:“果然我这个赝仿品已经让人厌恶到如此地步了吗?”说罢还自嘲笑笑

         ........我不禁心下疑惑,顺便觉得莫名其妙。

         尊老爱幼跟仿品有啥联系?

         我捧着零食放到桌上,看着四人各占江山的形式,我不禁有点懊恼 。

     “被炉暖不暖和?”我问

         我觉得我的笑容已经够灿烂天真无邪无害无任何防腐食品添加剂了,而且还是纯天然的。

     “嗯嗯,要是有剥好的橘子就再好不过了。”爷爷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

      我觉得我的笑容似乎有点勉强 

        勉强到牙崩的那种

       我只是想叫你们腾点位置而已!

        望着吃着橘子一脸如沐春风飘着花的爷爷,我总觉得这个场景是我之前想好的,只不过吃橘子的主角是我。

        不知为何,这似乎有点淡淡的忧伤

         顿时内心有点小心酸的我转头看向被被,小声的委屈道

       “被被,小伽罗不想跟我搞好关系。”

         被被又扯了扯被被:“......我也不想。”

          于是转头看向不动行光

          ......

        人家小孩子酒量不好,早趴着睡了

         扎心!

         我掀开被炉一角示意被被挪点位置给我

         被被扯着被被,半响才挪了过去

         我心满意足的盖好被子,瞬间觉得世间的美好莫过于被炉的强大!

          要是再来个剥好的橘子就好了!

           可放眼望去桌上的橘子早剥好被爷爷吃了去,还有一个在大俱利伽罗手上剥着

          enn......我觉得如果我央求他给我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人家正好想吃,我特么这个深明大义主的模范还怎么做。

           三明爷爷呲溜了一口热茶,十分惬意:“明天似乎会下雪,真想知道是如何的美景。”

           我心里一怔,不禁略担心的出口嘟囔:“那现在放信鸽的话也不知道第二部队明天回不回的来。”

           说罢就想起身去拖狐之助帮忙

         “安心小姑娘,数珠丸昨晚就向狐之助要来了式神信鸽,估摸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哦”我点点头,作罢:“待会就过去谢谢珠珠”

           “嗯?”

            我松了口气,侧着脸趴在桌上感叹人生的美好

          “被炉太暖,待会就去”

             大俱利伽罗此时剥好了橘子,也没见他吃着,就那么放在眼跟前

              让我觉得有些浪费

              莫不是大俱利伽罗的癖好?剥好放着看?你当是歌仙还会来个风雅斯吧拉稀?

              啊不不不!人家歌仙再觉得风雅跟个剥好的橘子有毛搭嘎!

              正当我内心苦想时,就见着大俱利伽罗一只手撑着脸不知朝哪对着,眼角微微向我看来。

              另一只闲下的手以微弱的动作把橘子往前推,挪点挪点再挪点

              我看向他的眼神,试探的指了指自己

               大俱利伽罗傲娇了一会。

                ........“哼”了一声

               我立刻心领神会,点点头

               大俱利伽罗这孩纸就是这么不善表达

                不过不要紧,他有那心就好

              我无奈叹口气,伸手把橘子拿起放到爷爷面前,笑嘻嘻道:“爷爷这里还有个橘子,小伽罗给你剥好了!”

               瞧着大俱利抖着身子捂着脸

               那别扭的神情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隐忍,而这淡淡的隐忍之中又似乎透着丝代表傲娇的小红晕

                我不禁出口啧啧叹息,小伽罗就是傲娇的典范。

              所以以后还是别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他会害羞的,虽然很变扭的样子。
            
               红红火火红红火火

               三明爷爷半阖着的眼,因为橘子而睁开了眼皮,一脸春风的夸奖大俱利伽罗:“哈哈哈,真是个好孩子,爷爷我可不能拒绝了你的孝心。”

               说罢这颗怀有孝心的橘子被爷爷微笑的吃了去。

              我十分欣慰,要是麻麻知道小伽罗的成长,今晚又可以加菜加夜宵了!

             我不由自主随手拿起被被的被被对着脸上根本没有虚假的眼泪一顿形式上的乱擦,以示欣慰的心情。

             被被艰难的开了口,很想表示什么:“你、”

              但随着橘子吃完,被被也就不表示什么了。

              我于是小声安慰他:“小伽罗的橘子就剥了这么一个,下次吧昂。”

             被被干脆不扯被子了,颤抖着:“我、!”

             我接着好心安慰他:“你要是想吃,我待会也可以给你剥个,别不开心昂。”说罢还抬手隔着被被摸摸他的头

             被被别开脸,扯着被被几乎盖住了脸,只露了个下巴:“随你。”

             我学着爷爷的口气,语重心长的摸摸头:“嗯,乖孩子”
            爷爷:“甚好甚好。”

             我:“甚好甚好。”

             .......

             我没肾吧?!

              肝好肝好

            嘈!我肝不好!

            而且今晚我如愿的得到了加餐晚上夜宵的准许,因为大俱利伽罗的成长,麻麻很是开心,围着大俱利伽罗转啊转,被大俱利伽罗黑着脸嫌弃后,就抱着sada酱转啊转,sada酱转晕后,因为鹤丸不在,我被他将就的抱着转啊转

           抱完后,光忠开心的对我表示
     
          “主也有所成长了呢!”

          “嗯!谢谢夸奖!”

          “我都快抱不动了呢!”

          “嗯!谢谢、?......”

            不谢不谢!再见再见!

            捂着我痛彻心扉的胸脯,为了我的加餐!我的夜宵!

         这,不算什么!

         只不过在光忠兴奋的表示

     “啊!我得去煮红豆饭庆祝一下”

         然后手舞足蹈的准备材料时

         一道如剑的目光剽向我

         我知道,大俱利害羞,他在怪我把事搞的忒大了点。

         善解人意的我连忙向光忠表示

         “红豆饭就不用麻烦了,反正新一年了,离晚饭还有挺长时间,开个小派队热烈庆祝吧!红红火火!”

         于是大俱利健步如飞,飞快的甩门出去

           但很不幸,他以为他害羞的躲掉还是被麻麻拎了出来。

            我为了给他打气加油,表示

           “不要害羞,你可以的!”

            但红豆饭还是出现在饭桌上,想我姨妈初潮都没有此等待遇,不禁心里五味杂陈。

             当我说完感受后,邻居眯着眼一脸沧桑的表示

            “这似乎有种淡淡的忧伤”

               我:   〒_〒

评论(1)
热度(34)

© 嗷!怂货的大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