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九

日常 狗血的狼人杀,爷爷永远还是你爷爷

      九月的褚风潇洒的吹荡在竹林小院中

      夜深人静

      我的内心十分澎湃,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心跳声

      “主公,快吧。”

      对面的白鹤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微微扯开衣襟,露出绝妙的锁骨,略带轻浮的催道

      “等下,我还没准备好”

      我擦了把汗,内心纠结,不禁脸上潮红

      蓝衣少年眯起大大金色的眼睛

      “啊路基,快点啊,我可是冒着被咪酱提着菜刀的风险......”

      我最终扬起披上的白色毛毯,挑眉

      “来吧!”

      “恩恩,老头子我先来吧。”

      我拍了拍脸上的潮红,闭起眼向前伸去

      “爷爷你.....”

      “哦!老头子我是狼外公呢,在座各位谁是小孙子呢?”

      我转头看向窗外的的那一抹弯月

      啊,今晚的月亮不是满月

      回头朝堀川笑着

      朴质的微笑中透露着无奈的绝望

     “堀川,我们再洗一次牌吧。”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耳边回荡着堀川干净的声音,我与和泉守默默睁开眼,向对方亮开了卡牌,达成共识杀7号太鼓钟贞宗,虽然和泉守很不情愿,但毕竟游戏规则,他得服从。

      “狼人请闭眼,今晚这个人会死,女巫救不救,毒药毒不毒”

      随后窸窸窣窣的衣料的重叠摩擦,作为法官的堀川得秘密下达通告

      “狼人请注意,预言家已经发现了。”

      我抖了抖,眼皮子打颤

      艾玛,今个运气忒背了些

      不不不,是真背,真背!

      我听得到和泉守因为心虚而微晃着身形导致衣料悄声的摩擦

      耳边响起干净的少年音,许是官词原因,带着丝不可侵犯的神圣感

      “天亮请睁眼,7号村民死亡”

      “贞仔,你放心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鹤先生”sada酱握住鹤丸的手,狠狠的握:“保重!”

      我:“要不要我们来给你们渲染一下意境悲惨决然的气氛,五毛钱特效打折优惠不要钱。”

      江雪睁开眼朝着我哀叹了一声,清俊郁郁的脸庞写满了凝重的不幸

      我故作羞涩的捂着脸

      “江雪看着我这是作甚,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咦~”满满的嫌弃,太鼓钟贞宗一不小心抖掉了手里的牌

      “江雪阁下莫不是想说小丫头是吃人的狼人吗?”三日月端正的坐好,不紧不慢的问道

      江雪如来苦苦哀词:“......世间万物皆是苦,这样的关系.....太悲哀了。”

      说罢长长叹了口气

      “等等,我喊冤,为什么要预言我是狼人,这分明是污蔑。”

      我拍拍大腿以示冤枉

      “因为,主公一看就知道是很有动机的,虽然本人的确很有动机”sada酱一语戳破的让我心头一紧

       一旁的和泉守也总算发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清闲状:“平日的人品没有累积,反而欠债累累。”

      我捂着胸口,痛苦道:“先不提和泉守这个二撒,但是sada酱,你这么说我,我好桑心!”继而深情款款的就差飙几滴虚假的眼泪:“你忘了是谁在麻麻不在的时候给你梳的麻花辫,你又忘了是谁在你和哪个混球搞毁田地帮你拾的摊子,你又忘了又是谁挺身而出挡在你前面空手接白刃了护你安全撤退吗?”

      我悲痛万分的质问道:“我会是那种人吗!”

      sada酱有点犹豫,想想我与他两的革命友谊确实不是盖的

      “你不是吗?”鹤丸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脸上尽写着嘲讽的‘逗我玩呢’等字样

      我瞟了一个白眼过去,示意他闭嘴

      我委屈巴巴的看向山姥切:“被被你要......”

      被被拉起头上的被被遮起脸来,表示‘不要管我这仿次品’并傲娇的表示不想和你说话。

      我尴尬的捂住脸,转头咳了两声

      “我正经点说吧,江雪你们听了不要生气”

      “......洗耳恭听”

      我深吸一口气,抱歉了宗三

      “我觉得你说我是狼人是出于私人方面的,你出于试探自己亲弟弟是否好坏的心理而预言宗三,预言后,出于对弟弟的保护意识,你便选了我。”

      “江雪兄长......”宗三美人楚楚可怜看完江雪,再三踌躇对着我坚定道:“主公有一点错了,我是良民”

      这个印象我似乎哪里见过

      似曾相识的熟悉,一位粉衬女子也是这么哀诉

      “妾,是良民。”

      我摇摇头,许是看多了学校的狗血剧窦娥冤吧

      “而且,如果两人同样都是吃人的狼,那么出于僧人的角度,为何会选择于你呢,这不是很矛盾吗?”鹤丸单手撑着脸颊,幽幽道

     “......江雪哥哥不是这样的人”小夜捏了捏手中的柿子,稀把软烂的就差往死里捏:“江雪哥哥是很温柔的人。”

     “唉~”sada酱双手撑起脑袋看向窗外那抹弯月,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真恶毒呢,是谁要加害我。”

       十分抱歉,那个恶毒的人就是我啊,sada酱

      爷爷像是身在置外,低垂着含月的眼眸,蓝色的发被浅浅的月光衬得显眼

      “仔细想想,现在的矛头都指向小姑娘呢,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呢?”

      我觉得气势是绝逼重要的

      我淡淡道

      “伸冤呗,虽然现下江雪没有说谎的可能,我再继续辩论下去也惹得一身腥,但是没有实质的表示说明江雪就是预言家,所以从局外来讲对江雪说的预言是抱有怀疑态度的,江雪是不是预言家不能完全确定下来。”

     “嗯......小姑娘难得说的条理清楚呢。”三日月点点头,优雅的抬手放在下巴思忖道 “不如这样如何,现下没有充足的理由证明二人身份,老头子我建议走一步看一步到九人只剩下五人时,再做定夺。”

      “目前来看,就只好这样吧”鹤丸挠了挠脖颈上的银发,懒洋洋道:“可怜主殿嫌疑最大,这说明人每日好事真的很重要啊,贞仔,我们一定要像雷锋同志学习”

      (雷锋:???)

       我:“把们字去掉。”

      以目前形势来看,我的嫌疑是最大的

      真应准鹤球的话

      每日好事必做,不求拯救世界来世做一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男神围绕的玛丽苏女主,但求不要在关键时刻神坑爹的掉链子

      我在传给和泉守的纸条上示意,狼人杀狼人,只有这虚假的一死以示我肤浅的的清白

      和泉守再三犹豫,一张俊脸深陷其中

    ‘我选择自爆。’

      我面朝和泉守激动万分的举起尔康手,在手上写道

      “不可啊壮士!”

      “今晚是平安夜呢。”堀川笑道:“太好了呢,兼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但是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呢。”

      和泉守颇为受用的点点头,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涔了出来

      果然,巫师很善良,这么善良的巫师果然是天使小夜

      虽然擅自揣度人心很是让人愧疚,但小夜的做法实在太给力了

      我转过身去偷偷地咧嘴一笑

      “抱歉了小夜,为了能赢换取想要的机会,姐姐我只好向你下刀了。”

      因为我的存活,导致小夜的解药已不能再用,甚至小夜眨巴着眼睛偷偷怀疑着江雪

      再几番下来,在我据理强辩的推论下,小夜被我下套路毒药了被被

      被被:???

      被被不再拉着身上披着的被被,毅然决然的开枪带走了宗三

      宗三:???......唉!

      “这都是命”宗三临走之前甚是凄凉的嘱咐:“江雪兄长,保重!”

      江雪闭起双眼,抖着身子,捏着佛珠:“......请吧,我已然接受命运。”

      “喔!这可是吓到我了!”鹤丸惊讶的揪起一撮秀发:“主殿就算了,没想到三日月你,竟然是吃人狼的狼外公。”

      三日月爽朗笑道,秀美的脸依旧倾国倾城:“哈哈哈,这样不是更好吗,你我都知道这个游戏所在的真正意义,甚好甚好。”

      我很开心

      简直眉飞色舞到就差手舞足蹈

     和泉守很嫌弃:“淡定啊淡定,你这样到时候真心话可套不出一星半点啊 ”

      一轮投票下来,包括我4个人,2票投了我

      三日月穿着老年毛衣,因为夜里怕冷加了件和衣外套

      鹤丸笑的嘚瑟:“哈哈!有被吓到了吧,这才是正宗的惊吓!”

      我不敢相信的揪起鹤丸一撮头发,丝毫没有顾忌到鹤丸略微吃痛的脸

      wtf!?

      omg!?

      你逗我呢!?

      “这一定是梦”

      “得了吧”鹤丸拍拍我的手,示意我下手轻点:“梦里什么都有的。”

      美人抬袖略带表示的掩了掩,风情万种,一双含月的眼睛摆明了的皎洁的黠笑:“哎呀,明明不是想给小姑娘的,果然年纪大了有点眼花,抱歉啊抱歉,小姑娘这次就原谅爷爷我吧。”

      我诚惶诚恐的跪地:爷爷说什么呢,爷爷永远还是我爷爷。

 

      “来吧!”我视死如归的闭起眼,沉痛万分:“想问什么就问吧,不要戳我痛处就好。”

     “真心话就算了”和蔼的爷爷温和的说着:“老头子相信小姑娘总有一天会对我们打开心结,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所幸爷爷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撑多少年,不如大冒险吧,可好啊。”

      “这个不错”

       众人纷纷点头,以表赞同

      此等情形已是死局,这个时候言语挽救不了什么,实际行动往往是最有效的

       这个时候我只需,抛尊严如弃履,扔节操如渣渣,方可成大事。   

       膝下发软,再次噗通下跪,并铿锵有力的大喊一声:
      
       “我错了!”

(ps:综上所述,爷爷永远还是你爷爷,姜还是老的辣,请尊敬老人爱护小朋友,我是雷锋从我做起!哭着揪起头发不可思议.jpg)

评论(12)
热度(27)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