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六

郎情妾意横遭第三者闯入?

      这么一问起,萘奈里好好端起的茶硬是要凑到嘴边品茗,也就一瞬的功夫,我察觉得出萘奈里眼中复杂的淡漠

      我不禁心中暗暗叹口气

      虽说男追女隔座山,但时代在进步,‘追’与‘被追’是得看对象的,像我哥追萘奈里岂止是隔个万水千山,简直不能以山为数,瞧着萘奈里对我哥这摸不清的态度,啧啧,中间那不能形容的隔阂就是我哥为之奋斗的执着

      和泉守与一期温文的教养、善解人意的体贴不同,毕竟幕府时代的武士贯彻武士道精神,和泉守也忠守名,忠,勇,义,礼,诚,克,仁的类似于骑士精神的大义美德,除了那扭打成堆的打斗技法,大闹一场的战斗作风,他以上美德基本、大概、至少沾了点边(这话说的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牵强.....((/- -)/)

      总而言之,和泉守与一期虽然各自都略带一丝好奇,但终究到底不是天生八卦的命,所以对别人的过往并不在意。

      况且用鹤丸的说法来讲,

      ‘过分在意与事事料到心必会死去’

      这么一想,发觉自家姥爷那不正经的外表下还是有一颗经历沧桑沉沦的正经心脏

      和泉守微微抬起胳膊肘戳了戳我胳膊,用口语:“没想到你竟然还有个哥哥?”这话一丝八卦的气息也没有,全用不可思议概括

      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不然呢?”

      这家伙至始至终只在意这么个弱小的地方扣墙角吗?!

      和泉守惊讶之余,萘奈里便品了口茶,茶雾慢撩的拂起:“先生说笑,再怎么有趣的轶事,到底还是年少,算不得什么名堂。”随后放下茶杯,望着一期甜腻一笑:“况且享受现下不是很好嘛?”

      和泉守与我抖了抖身子

      萘奈里略带撒娇的挨着一期,本来他们就坐的近,两人玉树临风花容月貌,远一看就是一对神仙眷侣,现在这般简直在把冷冷的狗粮狠狠地甩在旁人脸上

      我按捺住内心的暴躁

      只见一期好看的俊脸略带着惊讶,随之略微宠溺的一笑而一笑带过,轻轻颔首

      一旁的和泉守保持好的帅气笑容略有点崩角

      接下来,简直意想不到

      那么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一期,在一二三四五个人面以及我裙子底下的两把刀面前,众目睽睽之下,抬起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萘奈里的芊芊玉手

      萘奈里脸色微微愣了愣,但很快边笑着回握了过去

      此景象简直、简直郎情妾意!?

      不、是毫无天理!

      这叫单身狗如何颜面存于世间

      按鹤丸的话就是“这可惊吓到我了”

      这是吓到了吗?

      不不,这是惊恐!

      和泉守与我的内心有史以来达成第一次共识:
     
       “:握草!?”

      这、这不科学!!

      “小讳讳这可不行啊,邀了我家那傻丫头不带我、”闻声望去,走来的自然是、对,我哥

      这位几近奔三的爷们留着朦胧的淡金中长发,许是天气太热便扎了起来显得干练,手上疑似拿着院子桃树上接下的新鲜桃子

      帅脸上略过一丝诧异、惊讶、惊喜,看向我时脸色比较嘚瑟,但随之一震的是那手牵手恩恩爱爱的撒发着浓烈荷尔蒙的郎情妾意的场景

      这位单身多年把妹多年的情场老手兼多年单相思的老腊肉单身狗,笑眯眯的招牌笑容彻底被此场景击了个粉碎

      在他失去笑容,不再那么轻佻时,坐在一旁的上杉讳倒也笑的出来,不过那笑意到底是不是讥讽,就个看人心了。

      我啧啧道,终于有人要按耐不住了

      和泉守低头问我:“这气氛是什么情况?”

      我思忖良久,小心翼翼的疑问道:“恩爱现场插足第三者?”

      和泉守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我:“你来说(¬_¬)”

      和泉守托着下巴,和我一样思忖着:“单思者目击残忍现场,一片芳心错付?”

      我感慨的看着和泉守,赞扬道:“煽情。”

      到底是跟过魔鬼副长混过风月场景的,至少还是有那么一两风流的才华可言

      要是歌仙知道如此楚楚可怜的形容,大概可以露出一个‘孺子可教也’的欣慰表情

      现下的恩爱场景,本来就把其他人甩在一旁吃狗粮,现在再来个人插进去,啧,堪比铁铁的勾股定理还稳的三角恋。

      不、一期现在是被陪着演戏的的,应该是

      看似铁铁的勾股定理还稳的三角恋,实际却是像个发丝样蛇头虎尾的一条直线

      而且这条直线还不是月老牵线用的红绳

      是一种无可奈何

      在日后的日子,我才晓得

      这根牵动他们的情绳,叫做孽缘

      我不由得在外头做个亲密的样子,乖巧道:“哥哥呦,怎么现在才过来。”

      对方看的出神的晶莹蓝眼回过神来,在我眼语并用、挤眉弄眼的情况下,忍着我对他的嘚瑟,一如既往的笑眯眯道:“哎呀,小妹也在啊,乖,叫大哥给你桃子吃。”说罢走上前抬手对着我头顶一顿蹂躏

      我内心十万只草泥马汹涌的奔腾在平坦的草原之上

      等这件事情一过,回去就揭发他的糗事,把他抹杀的连渣渣都不剩下

      我拿过他手里的桃子,乖巧唤他“老哥真好!”

      帅哥别忘了,你是一个奔三的男人

      他手下顿了顿,俯身下来装作很亲昵的样子,伸手狠狠地捏了捏我脸蛋,满眼的冷光,近乎无声的问我:“被他套哪了?”

      “套到你跟萘奈里身上了。”我故意躲开,并回道

      他起身,笑眯眯的带有安抚性的摸了摸我头,转身便做到上杉讳的另一侧坐上,与其开怀大谈

      两人都是笑面虎老狐狸,不似女人之间的唇枪舌剑

      只不过我这大哥,时不时会瞥一眼我,略带妒色的看着牵手的那二位

      我假装把玩着桃子,装作看不到

      萘奈里到是云淡风轻自在得怡的在一旁时不时附声几句,甚至有时便当着众人之面与一期调侃

       好吧

       是她调侃一期

      瞧着一期被调侃的耳根微红

       我与和泉守默默喝着茶

       内心达成第二次共识进行吐槽

        我一单身狗尚且如此

         更別提老狐狸了

        瞧着那眼神锋芒毕露透着悲惨的妒色.给个手帕都能毁的连渣没有,简直比战斗的╳光扫射还要神。

      如果萘奈里对桦先生当真无情的话,那么现在让其周旋,一旁放松的样子

      便是对他的信任

      奈何老狐狸有情,流水似得萘奈里无意

      一场无可奈何的单相思,让人可悲可叹可怜可歌可泣

      谁叫老狐狸平时欠德行,让人可憎可恨可恶可口可乐

      轮回转,定是报应不爽。

      “最近这几年,老桦到是越来越忙啊,来我这喝杯茶的时间都屈指可数”上杉讳叹气感慨着与老桦以往的点点滴滴

      一句一句的老桦叫着老狐狸相当不顺心

      但碍与萘奈里在,老狐狸便也笑眯眯的接受

      我瞧着老狐狸的样子,这样时不时望着萘奈里,到底是放不下

      似乎有的时候,我也会像他那样时不时会偷偷找着鹤丸的身影,然后装作不经意的看一眼,再看一眼

     我虽与老狐狸自长大以来的几年,没什么来往,但远远望去看到喜欢的人岁月静好的那份感觉我现下倒是能体会的到

      看着手里的桃子

      估摸着这时候,本丸的院子里的桃树接的果也该成熟拿来吃了

      小短刀应该很是开心吧

       还有清光和安定他们也很期待着

       还有、还有

      鹤丸

      想必这个时候应该是抱着一箩筐的桃子,十分精神抖擞的跟着光忠和sada酱聊着自己最新想到的搞怪,打算就着大俱利伽罗当第一个试验品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轻笑了下

      或者当看到我时,他眯起好看的一双金眸,开朗的笑着

      “呦!看到这么多的桃子,有没有被吓到?”

      和泉守提醒我:“喂,花花。”

      我一个不留神才发觉老狐狸在叫着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去

      回去?这分明存心要填塞给我,如此机智的我岂会上当

      况且现下他来了,这么一个茶会,本来那上杉下的套全被搅花了,没半小时就推辞着有事天色不早老套的理由梗开脱回去

      我也乐的慌,总算不用装什么狗皮乖巧妹妹的设定,上杉讳推脱走后,我装也懒得装,诚实道:“不去,你要回去你去。”

      我这么诚实的语气,讶的一期与和泉守朝着我看的脸色略略奇怪

       老狐狸倒也没什么不悦,出了院子便问:“你怎么摊上这么个王八羔子?”

       想想之前称兄道弟的场面何其温馨,再看看眼下这转变,这速度简直跟翻书页哗啦啦的有的比

      “不知道,萘奈里那的大东家,说是要见我”我说着这话,观察其色

      “......”老狐狸转身去打开自己的车门,找出公文包,找出个密封的文档潇洒的递给我

      “你以前那红发绿眼胸大翘臀身高170踩着14公分恨天高的美女秘书呢?”

      “辞了”

      “刚辞的?”我试探着问

       老狐狸没理会我,瞥了眼萘奈里,那剔透的眼睛含着沉淀的悲色,继而转身拍拍和泉守的肩膀,痛色道:“辛苦你了,兄弟,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千万要撑住。”

      愣地和泉守站在原地,发不出话,仅是一个字:“哈?”

     不等我发飙,便自顾自的上车,老狐狸解散了朦胧的金发,在黄昏的光晕下,显得有些怀旧,一双湖水盈盈的眼睛笑的不羁,拢了拢前额的金发,声音略大的带着嘲讽:“我还要再去别的会场与各位妹子谈笑风生,这就走了,小妹妹别太想我。”

     我翻一翻眼睛:“慢走不送”

      望着飞扬的尘土,与远去的潇洒背影

      身后的萘奈里看不到表情,在我回头看去时,她趁大伙不备拽着一期上车走人,嘴里嚷着:“一期就借我一下啦~晚上我们再回来”

      我留在原地冷比的伸出了手

      我一句‘紫薇别走回来’憋屈的烂在了心底

      乱跳了出来:“啊!真狡猾!”跺了跺脚,朝我嗔道:“主公也真是不注意!”

      我能怎么办,花花姐我也很绝望啊。

      “就这么让他被借走了?”和泉守试探的问道

        我笑的一脸和蔼,一点也没察觉出任何异样与不适:“嘛嘛~就当做了件好事,日后积个德呗。”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回去呢”堀川此话一闭,众人纷纷看向我

      我只觉得头昏脑涨,走路不稳

      啊~世界在旋转

      我飞快的望着远去的尘土,把手里的小毛桃往后一扔。

       撕心裂肺的喊道:

      “回来!把车子留下!”

评论
热度(18)

© 苟着的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