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码刀剑男士文的画渣。

刀剑乱舞【这个审神者不要脸】十五

所谓郎才女貌

      短短几天的折腾下来,我介乎断气吐魂。

      我一边瘫坐在车后座一边呆滞的望着车窗外的景物,生无可恋的弱弱哀怨:“这姓上衫的品味真独特,他估摸着今个气温42°热的可以在路边烤蛋,算准了你今个车儿的冷气坏了,一定要今个这天去见他,他是先知啊!这邀请的态度是态度吗?”

      就在不久之前我便收到了名为‘上杉袆’的邀请函,也就是萘奈里公司的大东家。

      萘奈里满面春风狗腿般殷勤的向门外的来者嘘寒问暖寒暄好一阵子,在看到其转身后慢慢消褪的背影后,雷速的关上房门,扬起的嘴角成了一条平线,不顾一期与堀川的阻止,破我房间的门槛而入,揪起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我一顿折腾,待我彻底清醒后十分楞比的表现令萘奈里十分恨铁不成钢。

      “快醒醒,你要去上杉家的邀请会了。”

      “大深山上鸟不拉shi的地方哪来的协会啊”我不耐烦的试图挣脱道:“别闹,阿黄,睡觉去。”

      “......”我似乎听到一声类似于摩肩擦拳‘咯哒’一声响后,便觉得保险起见还是睡死过去吧。

      对于萘奈里的狮吼,我无动于衷的装死糊弄过去

      我的刀剑们对于这情形都习以为常

      堀川一边刷着锅,一边转头朝和泉守拜托道:“兼桑,能帮我把放在阳台上的那筐衣服给晒了吗?花花姐又睡过去了。”

      和泉守放下游戏手仪,抱怨道:“哈?!那是她的衣服吧!为什么要叫我来?”

      “因为花花姐到底也是个女孩子嘛。”

      我皱了皱眉,什么叫‘到底’‘也是个’,我本来、我就是个女孩子!

      “该不会是,这几天她的衣服都是堀川你、!”和泉守一脸细思极恐的看着堀川,然后转头嫌咦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着十分火大,奈何一定要作死,只能忍辱负重闭眼两耳不闻。

      见我如此,和泉守干脆从沙发上起身,怒气冲冲的要唯我是问

      和泉守行动如风,带起玻璃矮桌上的冰可乐,可乐饮料就突如其来的洒到了坐在一旁玩手游的乱身上

      “啊呀!手机!、”

      “啊!抱歉,你没事吧。”

      等等!

      我猛然睁开双眼看着乱手上那黑屏的手机。

      那不是我的吗!?

      噢买泪滴嘎嘎!

      我立刻推开萘奈里,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乱旁边,心疼的捧起手机吼道:“和泉守大叔!你在作甚马!喔!我的心肝!你不要黑屏!撑住!艾玛、别挂、别、雪特!”

      “哈?”和泉守不顾查我的心疼,一旁怒斥道:“我还要问你呢!那明明是你自己的衣服,这几天还要堀川替你清理晒掉,身为女儿家的自觉呢?”随后一脸自恋:“再说,我这么实力与外貌兼得,怎么会大叔这么难看。”

      我气得朝他跳了一下,以显我不可阻挡的气势:“乱讲!睁开眼睛看清楚那是乱的裙子,这么粉嫩的颜色一看就知道不是如此高冷的我穿的好吗!你还瞎想,你个变态!YY狂!”随后我笑的一脸揶揄:“况且论岁数,我的确不能叫你叔叔。”

      “哈!变态?!”和泉守感觉不可思议以及莫名其妙

      正当我与和泉守损的如火如荼时

      一期把空衣服篓筐搬回屋内,朝我和蔼道:“花花小姐原来这么快就醒了啊,睡得可好?”

      我愣了愣,抖了一下

      萘奈里在我身后重重的拍了我的肩膀,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自带恐怖的色彩:“胡啦,人家一期哥哥在问你话呢,你这装睡睡的可好?”

      萘奈里开着车,叮嘱我道:“你还真说对了,听说这上杉袆可是个商界人才,从商短短几年,没有他说不到手的交易。”

      “也就是说,这次邀花花小姐说是茶会,其实是谈交易的。”一期坐在副驾驶上分析道

      乱热的有点受不了,便把车窗打开,炎夏的风带着热气吹起我与其它三人的刘海:“可是这个叫上杉袆的为什么要与花花姐谈生意呢?”随后想了想,担心问道:“花花姐会谈生意吗?”

      我一脸生无可恋的侧头枕在堀川腿上,怏怏道:“呵呵,谈什么生意,摆明了就是要坑我。”

      堀川表示安慰的摸摸我头:“阿拉,花花姐不要这么说。”

      和泉守头偏向车窗处:“无利不起早,在一个商人眼中,邀你前去,说明你是拥有价值的货物。”

      我听这话,很不对我胃口,翻了个白眼,心道一句‘废话’

      我幽幽道:“一个人的力量能带来多大利益,所谓狐假虎威,他看中的是我身后的势力,保我平安给我收拾烂摊子的家族,否则这个邀集各势力的茶会恐怕还轮不到我头上。”

      一期思考良久,转而面露一丝期待:“邀请各势力,这个上杉家的胃口真是大呢。”

      我愣是看着一期良久,也没能知道他刚刚的表情是在说起谁

      我望着庭院的巨大古树发出一声感慨

      这上杉袆的别院当真雅致

      院周栽种的尽是奇花异草,格调清心精巧

      仔细房屋的外形也尽显大气

      “喔,这跟我想象的商人富贵之家完全不一样呢。”和泉守感慨道

      说罢,看了眼我的长裙:“可惜堀川和乱看不到。”

      我咂嘴道:“我那也是以防万一,况且堀川最终也是接受了嘛。”

      萘奈里示意我们赶快进去,随后来到我身旁,小声道:“听说这东家手段厉害,你行吗?”

     “废话,当然不行”我想都不想就这么回答她

     萘奈里脸色不太好,拽着我往回走:“那还来个屁啊!”

     “当然得来啊!这种场合的邀请,我家那边肯定是收到的,自然会派我哥那老狐狸过来看着我。”我压低声音,时不吋观看她的神色

      萘奈里的表情阴晴不定,立马甩我手,打算走人:“那我绝逼要走人了。”

      “两位小姐这是在门口聊天吗?”

      这个男子的声音极为好听,留着茶色的中长发披在肩上,还有点内卷,容姿只能算是中上,身形比和泉守要矮些,穿唐衣,外面披着做工极好的古衣外套。

      他有着一期没有的淡然气场,尤其那一双看似睡眼惺忪的狭长眼睛带着一丝精明

      “外面炎热,几位随我进来。”上杉袆微微一笑,便走在前方带着我们进去

      里面的装修虽为古风,但似乎本人崇尚极简,屋内的摆设也就一张檀木圆桌茶几,中间放着插好的花和茶具,几张茶席软垫铺在桌旁。

      再加上零零散散几件家具,简单大气

      待我们坐落好后,上杉袆便也烹好茶,慢悠悠的把香茶推至到我面前:“请”

      我品不了茶,喝多会睡不着

      这个时候我却十分想念我家的莺丸爷爷

      甚至我十分后悔为什么不带他过来

      我诚惶诚恐的接过,看这只招待我等几人,看似清净但完全封闭的空间。

      这上杉袆是打算死死要套我。

      世间的套路真Tama深!

      “哦,之前邀请的客人有些今早已经见过了,还有些得过晚点才过来”上杉袆解释道:“不过小姐比较特别,所以先单独谈谈。”

      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哎呀,我忘了附上时间了”灿灿笑道:“瞧我这记性。”

      我扯出一丝笑容:“呵呵,没关系。”

      呵呵,我想来句MMP

      我喝口茶先压压火气

      上杉袆打量了一下一期和萘奈里,在两人的注目下,一双睡眼惺忪的双眼有着‘郎才女貌’祝福的神色。

      随后在看着我和和泉守,眼里微微带着笑:“男友是哪位刚出道的偶像吗?”

      我捧着茶的手,抖了抖,略尴尬应了下:“嗯、”

      和泉守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我可以翻译成

      “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人成男女朋友关系.jpg。”

      注意,以上这句话没有标注我的性别为女。

      呵呵

      随后和泉守笑的让我渗人:“是的,她平时比较害羞,有我这么实力与外貌兼并的男朋友的确会让她不好意思。”

      我听这话,呵呵

      我一脸:“请继续你的表演.jpg。”

      “喔~这还真是让我耳目一新啊,小姐跟我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啊”上杉袆想了想:“原来如此,所谓的恋爱的女人会改变啊。”

      我扯了下嘴角当笑容

      麻痹,开头就扯大老远的,这商人大佬的开场白果然与众不同,呵呵。

      “上杉先生为何这么说呢?难道在你眼中花花还是别样的?”萘奈里笑的花枝乱颤,生意场上的人谈笑风生运用自如。

      “怎么会,我以为小姐会像桦先生那样精明能干。”那一双杏色的双眼全无慵懒之意,尽显商场上磨砺出来的锐利:“毕竟桦先生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

      “是吗?”我尽量云淡风轻道:“这我可不知道呢,我哥哥和我一向都谈得很来,也很少跟我讲商经的事情。”

      萘奈里十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翻译文字为

      “你Tama逗我呢?扯慌!”

      上杉袆笑的深不可测,转头问萘奈里道:“听说,桦先生年少时意气风发,不知道萘奈里小姐可知一二?”

(ps:最近无意间总是会被喂一嘴狗粮,啧啧,这狗粮从来不问我的意愿就塞到我嘴里,宝宝我甚是无奈。微笑.jpg。)

评论(2)
热度(14)

© 嗷!大狗更文被禁啦 | Powered by LOFTER